对门窗扇安装整理也是装修的一项内容。因为新房的门窗框大都在垒墙之初安装,故主体完成后首先要安装门扇。一般人家都使用厚木板门,分两扇,厚1.5寸左右。两个门扇相加的宽度不可低于3尺3寸。门扇向外一面的中间部位钉有铁环锁钥;向里一面的中间或偏下部位设置木门闩。经济条件好一点的人家还要在堂屋门上安装简约的风门,单扇,向外开启。如果新房的窗户已经预装完毕,这时要检查其平整度,有被压弓、压裂现象出现,要及时采取措施校正;有安放不稳的要通过挤楔、抹灰等方法进行加固。老式的窗户基本上都是本棂方格窗,一般规格是4×5尺大小;也有花格木窗及“翻天窗”或“支撑窗”等,但一般仅限于少数有钱的大户,数量很小。门窗安装的扫尾工作完成后,有的用墨汁涂黑一下门框,用大黄粉涂一下门扇,这项工作就算彻底完成了。

20世纪80年代后,老式门窗基本被淘汰,新房差不多都使用西式门窗:薄镶板门,对开扇玻璃窗,而且门窗面积越来越大,并且门上也附带顶窗或偏窗。窗户也由两扇发展为三扇、四扇、五扇等,使得整个阳面墙几乎都被门窗所占,采光效果大为增强。现在门窗的质量也越来越好,由一般木料到松木再用铝合金材料,时下一部分人又开始使用塑钢门窗。门窗的安装方式也由随瓦作垒地变成了预留空口,最后安装。

过去人们对室内地面的处理都很简略,用打坯的“杵子”,有的叫“碡子”(即在8寸左右的方底或圆底石臼上安有一个长丁字木手炳的工具)或小木夯,把地面砸实行了。有钱人家普遍都漫一层“八砖”。

解放后,特别是改革开放后,石家庄各地对住房的装修已必不可少。不少外墙用水泥、水刷石、瓷砖甚至大理石包装起来。内墙在白灰抹光或水泥压光之后,再用涂料涂刷,有的则刮仿瓷涂料。富裕农村或城镇的不少人家,尤其是盖楼房的人家,还要贴壁纸或进行木装修。新房都是水泥、瓷砖或水磨石地面,部分楼房铺装的是木制地板。屋内的房顶也要用石膏板等吊顶或制作灯池、灯饰。屋内墙壁要装饰壁灯、壁画、条幅、博石架等。

在室内设施上,过去最基本的就是火炕、锅灶。以北正房为例,火炕都盘在东、西卧室的南面,高度以一立坯为概数,基本上就是在坐炕时,膝盖以下的小腿高度同火炕高度持平。火炕的长度是整个房间的东西长度,宽度不定,以能横躺休息为准则。因为炕里留有烟道,故人们常以留几个烟道为宽度单位,叫“几洞炕”如“八洞炕”就是内有八条烟道。烟道通过炕东南角处的洞口同小山墙外面的灶台相通,只要烧火做饭,炊烟便通过火炕中的烟道经东南角处进入南山墙中预留的烟囱道。由房顶的烟囱排出。这样,既可以使烟气能够及时排出,又可以保持火炕在饭后的温热不潮,对冬季睡觉尤好。过去的火炕都是用土坯来盘,下边用大坯支插烟道,上面用薄炕面坯平铺,最后用滑秸泥抹平整。正定的滹沱河南岸村镇,因为堂屋不垒锅灶,所以火炕的东等县南角也没有通过小山道的火道。但是在火炕的北边都留一个火口,平时,主要是冬季烧梆子秸等热炕取暖。也有一部分地区,并不在堂屋盘灶台,而是在“厦架房“的阳面外靠两边盘灶,再通过山墙与屋里的火炉连接。在井陉等地区的窑洞内,则在炕在根下盘一不足半尺的小锅台不用风箱),上置洗脸盆大小的铁锅,用于做饭和冬季热炕。

在石家庄各县多数村镇,锅灶都是用力在一进堂屋门的两侧贴墙角处,有用砖垒的,也有用坯垒的,高度和大小根据铁锅的大小来决定。一般用五印锅、六印锅的比较多。锅台的外侧底部中间留有小风口。用于安插风箱的风嘴,抽拉风箱鼓风。锅台的前方有火道穿墙与内室的火炕相通,借以排烟和热炕。正定县的滹沱河南岸村庄则不顾上房盘锅灶,而是在厢房等处另设厨房盘灶做饭。

由于石家庄各地普遍存在“四破五”(在四间房的地盘上设计成五间房,以求居中对称)的房俗,所以就以居中一间为掌屋,充作过厅和厨房。人们信守东为大的古训,故堂屋东侧一间为房上屋,由家庭中的最大长辈居住;其次是堂屋西侧第一间,为上房次上屋,由次辈居住,再次是东厢房、西厢房。南房一般作牲口棚、碾棚或帮工住房等用途。一些比较大的宅院要分两进、三进甚至更多,这种情况以最后院正房为上。在山区的窑洞里,以正冲大门的一间为上房。如不居中,则以其左为上,由最大长辈居住。

目前,因为家庭经济实力和审美意识的增强,人们普遍对平房和楼方布局进行了一个实用性很强的重要调整:新增或加大原来堂屋的面积,作为客厅使用(过去滹沱河南岸地区就有把两间屋合成一间大堂屋的习俗),用于迎来送往和红白喜事的活动场地,这种情况在过去并不是很多。

新中国成立前,农村中的富裕户,居室内多布置成套的立橱,立橱前面是立柜;还有迎门橱、炕橱、方登、条登、洗脸盆架、火盆架等。在迎门橱布置有梳妆镜、梳头匣、掸瓶、茶盘、茶壶、茶碗等。靠迎门橱上挂中堂画和条幅。堂屋内靠北墙布置有方桌、太师椅、条几,靠方桌的墙壁上挂中堂画和条幅。少数大地主和巨商有专门客厅,摆设更加豪华,有名贵瓷器金银器皿和玩物等。

一般农户没有成套家俱,在只居室内摆一个立橱、一个迎门橱、一个坐柜,俗称“半套家俱”。穷苦农民的居室内,只有简单的破旧家俱,有的甚至一件家俱也没有,在放迎门橱的地方垒一个土台,以备放灯盏之用。

新中国建立后一个时期内,农民居室的摆设没有大的变化。20世纪60年代以后,城镇和农村中才出现了用人造板做的新式立柜、酒柜、高低柜、写字台等。80年代,祖祖辈辈住土屋、睡土炕、坐蒲墩的现象彻底改变,新式家俱普及,组合家俱流行,沙发、茶几、圆桌、折叠椅、双人床、席梦思床等进入普通百姓家。一些集镇和其他工副业较发达的村庄,不少户室内摆放了洗衣机、电风扇,甚至电冰箱。为了不让传统的锅灶熏坏漂亮的住房和高档家具,许多家庭另盖了厨房,睡上床铺,有的还安装上土暖气,撤去了冬季室内取暖的煤火炉子。

为了美化居室,20世纪80年代许多家庭中堂画已改为布轴画,墙壁上布置带框的玻璃画,少数人家有墙上镶嵌了瓷砖壁画,不少家庭摆设塑料盆景。

旧时,农村多用豆油、棉油、蓖麻油灯照明,灯头如火,灯光昏暗,少数富户用蜡烛照明,民国期间,随着“美孚牌煤油”的传入,少数富户或工商业者开始用煤油灯。演戏或集会用汽灯。

解放前,个别工商业发达的地方有了工业用发电机,除作动力外,也用电灯照明。1947年辛集等地还建了火力发电厂,机关、工厂、学校开始用电灯照明。20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农村先后都办了电,80年代电灯照明基本普及。不少家庭很重视灯饰,有的装了灯池,有的安了壁灯、顶灯、台灯。

受封建传统文化影响,农民的敬神求吉思想十分严重,不少家庭通过一定形式供奉各路“神仙”:土地神,供在一进家大门的影壁墙上;没有影壁墙的就供在门左侧内墙上。天地神,供在上方堂屋门左侧外墙中部。全神、观音,供奉于堂屋东北角处。财神,因受传统的金银不露白思想影响,一般放在里屋的东北角等处。关公神,供奉在堂屋东北角一人高的后山墙上的的神龛里,或专门制作的架板上。灶神,贴在灶台正上方的山墙上。门神,过年时贴在堂屋的门扇正面。信奉神道的人家,在过年过节或平时的初一、十五等时间,以中老年妇女为主,要焚香敬拜。现在这种传统的供奉仪式在一些地方仍存在,对提高农民的科学文化素质,尤其是对广大青少年的健康成长是非常不利的。

在连宅成村的自然过程中,各地村落的公益文化体现特别突出:

有的叫戏棚、戏台或歌楼。这种纯粹的文化娱乐设施,有的是从建村之日就兴建的,以后随人口增多又不断变换地址和规模。在保存戏楼比较好的西部山区,今天也可以在一个村庄同时见到不同时代的好几幢戏楼,它们早的建于明清时期,晚的建于文革后期或改革开放初期。戏楼规模也从早期的一间房大小到现代近百平方米的大型舞台不等。戏楼的筹建资金基本由个人捐献。因此,古今许多戏楼都会附有刻记捐建者姓名和捐献钱物数量的石碑,相对而言,平原各县的固定戏楼很少,都是临时搭建席棚,过后即拆。虽然文革中各地曾垒建过一些无棚的戏台,但现在基本没有留存。

是建于村落中央位置的村内公事处所。这里是一个村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至今我们还可以看到不少保存完好的官房,如华北地区着名的“民俗文化村”井陉县于家村及其附近的攀家村、高家坡等,均保存有保清时期的“官房”。历史上“官房”的政治功能主要体现在发布新闻、召开集会、商议村事等方面。其经济功能则同其作为村内冲要位置的第一标志密切相关,如集市交易的进行、贩夫走卒的物换,麻糖、肉铺的选址等,无一不是首选在官房左右。而把戏楼建在官房附近,则更是官房政教功能的体现之一。“官房”作为一个历史名词,已经很少被人听知悉。但官房的功能却被各地的“村委会”基本承续下来。

作为精神信仰的一个体现,各类小庙在石家庄各地的修建极为普遍,历史上很少有哪个村庄没有小庙存在。实际上石家庄各地对小庙的修建和供奉,并不是出于宗教信仰,而仅仅是一种精神寄托,如供奉观音者,绝大部分并不是佛教徒,而仅是为了祈求观音去邪保安。正因为如此,人们对小庙的修建也五花八门:观音庙、龙王庙、老母庙、娘娘庙、奶奶庙、三官庙、老爷庙、老虎庙等等,无所不有。小庙的规模很小,有的就是“三块砖一个庙”。虽此,小庙建筑却是整个村落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所处的位置一般都比较冲要,或当路口或临大道,供人们在初一、十五等时间烧香叩拜。滥建小庙,烧香磕头,包含有很明显的封建迷信成份,应当逐步加以劝禁。但客观的分析,庙事又是反映农民愿望和心态的重要途径之一:久旱不雨,人们去龙王庙求雨,反映了对雨水强烈的祈盼愿望;久病不愈,人们去求观音菩萨,则反映了人们摆脱疾病,强身健本的良好企盼。即使在今天,人们也经常通过庙会活动表达自己的心声,如农历二月二十九某地一个小庙会,就在席棚上贴有“贪官小人猖狂一时,良民君子心安一世”的醒目对联,表达了百姓对个别贪污腐败行为和道德低下者的愤怒,以及对平淡人生的追求。

牌访、纪念物(被公众认可的、有重要意义的,如井陉县高家坡村传说是祖先从山西刚刚迁来时所栽的大槐树)均对特定区域人群具有教育感化作用。就连原来最普遍的四合院布局,也包含有“天人合一”的深刻思想内涵。在现代农村,这种教育功能建筑也同样存在,如各地的各类英模人物纪念牌、纪念馆等。

经过长期的反封建斗争和解放后的农村社会主义改造,封建宗法制度失去了存在的经济基础,传统的封建思想意识也日趋淡化,原有宗族中的族长,也丧失了对宗族经济和宗族人口的支配权,作为独立经济单位的家庭规模越来越小,尤其是小家庭经济实力在不断增强,20世纪70年代后又实行了农村规划,这就使得“张家胡同”、“李家院”之类的“聚族而居”已经不大可能。虽然现然也有四世共存者,但“四世同堂”却极少见。时下在石家庄各地,已婚独生子女同父母分居另过的有相当比例,这在历史上是罕见的。

美观实用已经取代因陋就简的建房理念

千百年受经济条件制约,使得石家庄各地的人们,不仅没有实力追求好的居住条件,也缺少比较实际的美宅理念。人们普遍以因陋就简为建房原则,以遮风挡雨住房目的。解放后,石家庄市区及所属各县的居房条件日趋改善。改革开放后的二十年,从建房物资到建房思想更是大为变样,整个建房群体中传统的“因陋就简”思想已经基本消失。人们不仅追求住房的结实、实用,而且还注意房屋的美观。因而,从东部平原的辛集、无极到西部山区的灵寿、井陉,平房和楼房的高度、跨度和进深度越来越大,内外装修的工序也越来越多。新建房屋不仅要盖出大人的居室,还要盖出子女的居室;不仅要有卧室,还要有客厅、厨房、卫生间或地下室;不仅要通过高门大窗采光取暖,还要安装锅炉暖气御寒保暖。总是功能越来越齐全,外观越来越好看,质地越来越高档,面积越来越大……

深藏不露的住房选择被交通便捷和便利商租所取代

从历史上看,因为经济收入微薄,家财寡少,人们都害怕抢劫与盗窃。所以在选择房址时,也就都尽量避开大道、路口等要冲之地,极力恪守“深藏不露”的千年古训。改革开放后,商品经济的迅猛发展,在充盈人们钱袋的同时,也扭转了人们的房居思想:只要有选择的余地,人们都乐于把房院营建在村中央或村内外的大道、路口附近,以求交通方便,购销便捷。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为了经商盈利。许多家庭都把临街靠路的房间建成或改建成铺面房,自已或租给别人从事商业活动。这种情况在大村或经济发达的村镇更加突出,足见人们的思想观念变化之大。

千百年来,人们对庭院种植物的首选当属种树,希望通过种树取得部分经济收入,或将来木材自用节省一笔开支。有些不适合种树的人家,又以种植丝瓜豆角等蔬菜为首选,供以弥补“糠菜半年粮”的饮食之虞。随着改革开放后经济收入的普遍增加,石家庄各地的人们衣食无忧,因而对庭院种植物的选择就发生了很大变化:种树不再是首要的选择,瓜菜种植也不再是一种无奈的选择。人们把目光转移到了享受性、观赏性的香椿、葡萄、桃、李与各种花草的种植上。既愉悦身心、提高品味,又美化了居住环境。

从坚守平房到乐住楼房的思想飞跃

虽然早在解放初期,“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就作为一种美好的憧憬深深烙印在人们的脑海里,但直至80年代以前,除电灯之外,其它两项对普通百姓而言还完全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东西,而且许多农民还对楼居生活怀有一种天然的搞拒心理。认为那不是农民的生活,也远不如平房舒服自在。经过二十年的改革开放,大量小二层楼出现这一鲜活现实,把楼居生活的优越性充分展示出来,使得农民特别是年轻一代农民对楼居生活产生了全新感受。在15—45岁年龄段中的绝大多数人,已经成为支持楼居生活的最基本力量,只要条件许可,都会积极向楼房进军。

总而言之,解放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石家庄各地的居住习俗,随时代变化而发生了很大变化,这是人民群众生活水平提高的重要标志。但是,在发展过程中各地独具特色的传统居住程式大量消亡,趋同性极强的现代居住习俗逐步占据主导地位,对民俗事业来说,不能不说是一大损失。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