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吕冬国美丽的王后阿尔泰亚生下小王子墨勒阿革罗斯刚刚七天。她躺在床上拥抱着心爱的儿子,望着炉中闪跃着的温暖火光慢慢闭上眼睛,幸福地进入了梦乡。朦胧中,她仿佛看见穿着黑衣的三位命运女神来到她的房中,议论着婴儿未来的命运。

王后阿尔泰亚生下小王子墨勒阿革罗斯,但是她做了一个噩梦,这个噩梦关乎她儿子的生命,甚至决定了她的生死。下面我们就来看看阿尔泰亚王后做了一个什么梦吧!

第一位命运女神说:“这孩子有一颗贵族的伟大心灵。”

火烧命木

第二位命运女神说:“这孩子将成为一个勇敢的英雄。”

卡吕冬国美丽的王后阿尔泰亚生下小王子墨勒阿革罗斯刚刚七天。她躺在床上拥抱着心爱的儿子,望着炉中闪跃着的温暖火光慢慢闭上眼睛,幸福地进入了梦乡。朦胧中,她仿佛看见穿着黑衣的三位命运女神来到她的房中,议论着婴儿未来的命运。

第三位命运女神默默地望了望炉火,慢慢地说:“这孩子的生命将到这块木头烧完为止。”

第一位命运女神说:“这孩子有一颗贵族的伟大心灵。”

说完话,三位命运女神立即不见了。

第二位命运女神说:“这孩子将成为一个勇敢的英雄。”

王后从噩梦中醒来,惊出一身冷汗。她一眼瞥见炉中一截木头刚刚燃起,摇动不定的火光颤抖着。王后赶忙跳下床,抽出木头,用火浇灭上面的火,然后小心翼翼地把木头藏在一个盒子里。她跪在床前亲吻着婴儿的面颊喃喃地说:“啊,孩子,你的生命已掌握在我的手中,我将好好保护你。”

第三位命运女神默默地望了望炉火,慢慢地说:“这孩子的生命将到这块木头烧完为止。”

转眼许多年过去,墨勒阿格罗斯长大成人。他那文雅的举止和英勇无畏的气概赢得了全希腊人的敬佩。这一年,卡吕冬国为庆祝丰收向诸神献祭,独独忘了狩猎女神阿尔忒弥斯。女神大怒,就向卡吕冬派了一只硕无比凶猛的野猪,野猪颈毛如钢针,双目喷火,践踏庄稼树木,伤害人畜生命。王子墨勒阿格罗斯决定邀请希腊各地的着名英雄围猎这头野猪,并宣布将把野猪的头将赏给杀死野猪最有功的英雄。

说完话,三位命运女神立即不见了。

希腊各种英雄纷纷来到卡吕冬,他们以能参加这次狩猎为荣耀。队伍中惟一的女猎手是阿尔卡季阿的公主,以勇敢和奔跑迅速着称的阿塔兰忒。墨勒阿格罗斯的两个舅舅也参加了这次狩猎活动。

王后从噩梦中醒来,惊出一身冷汗。她一眼瞥见炉中一截木头刚刚燃起,摇动不定的火光颤抖着。王后赶忙跳下床,抽出木头,用火浇灭上面的火,然后小心翼翼地
把木头藏在一个盒子里。她跪在床前亲吻着婴儿的面颊喃喃地说:“啊,孩子,你的生命已掌握在我的手中,我将好好保护你。”

英勇的猎人们来到了野猪藏身的密林。还未等他们准备好,野猪就呼的一声窜出来扑向猎人们。一个猎人被野猪掀翻在地,一个猎人被野猪的利齿刺伤,一个猎人慌忙爬起到树上才幸免于难。众猎手拔出梭镖、长矛,纷纷投向野猪,野猪转身向山中跑去,众英雄紧追不舍。追过了一道山岗又一道山岗,奔过了一个峡谷又一个峡谷,跑在最前面的是阿塔兰忒和墨勒阿格罗斯。阿塔兰忒瞅准时机,拉满弓,一箭向野猪射去,箭头深深扎在野猪的背上,野猪嚎叫着反身扑向阿塔兰忒。墨勒阿格罗斯一个箭步跳上前去,举起手中利斧向野猪头部,接着又砍了一下。终于,这头凶恶的野猪躺在血泊中不动了。这时,其它猎手也纷纷赶到。
“很好,墨勒阿格罗斯,这漂亮的野猪头将挂在你家大门口了。” 一个猎手说。

转眼许多年过去,墨勒阿格罗斯长大成人。他那文雅的举止和英勇无畏的气概赢得了全希腊人的敬佩。这一年,卡吕冬国为庆祝丰收向诸神献祭,独独忘了狩猎女神
阿尔忒弥斯。女神大怒,就向卡吕冬派了一只硕无比凶猛的野猪,野猪颈毛如钢针,双目喷火,践踏庄稼树木,伤害人畜生命。王子墨勒阿格罗斯决定邀请希腊各地
的着名英雄围猎这头野猪,并宣布将把野猪的头将赏给杀死野猪最有功的英雄。

“不,是阿塔兰忒第一个射中野猪,光荣应该归于阿塔兰忒。”
墨勒阿格罗斯说罢砍下野猪头,双手奉给阿塔兰忒。

希腊各种英雄纷纷来到卡吕冬,他们以能参加这次狩猎为荣耀。队伍中惟一的女猎手是阿尔卡季阿的公主,以勇敢和奔跑迅
速着称的阿塔兰忒。墨勒阿格罗斯的两个舅舅也参加了这次狩猎活动。

墨勒阿格罗斯这一举动立即激起了其它猎手的忌妒和不满,让一个女人超过他们大家,使他们觉得脸面是过不去。墨勒阿格罗斯的两个舅舅伊菲洛斯和普里克西波斯尤为不满,就说:“是你杀死了野猪,我看见了。”
他们宁愿这荣誉属于自己外甥。就走上前去把野猪头从阿塔兰忒手中夺了过来。墨勒阿格罗斯觉得这是对原来协定的破坏,是对阿塔兰忒的侮辱,就愤怒地喊道:

英勇的猎人们来到了野猪藏身的密林。还未等他们准备好,野猪就呼的一声窜出来扑向猎人们。一个猎人被野猪掀翻在地,一个猎人被野猪的利齿刺伤,一个猎人慌
忙爬起到树上才幸免于难。众猎手拔出梭镖、长矛,纷纷投向野猪,野猪转身向山中跑去,众英雄紧追不舍。追过了一道山岗又一道山岗,奔过了一个峡谷又一个峡
谷,跑在最前面的是阿塔兰忒和墨勒阿格罗斯。阿塔兰忒瞅准时机,拉满弓,一箭向野猪射去,箭头深深扎在野猪的背上,野猪嚎叫着反身扑向阿塔兰忒。墨勒阿格
罗斯一个箭步跳上前去,举起手中利斧向野猪头部,接着又砍了一下。终于,这头凶恶的野猪躺在血泊中不动了。这时,其它猎手也纷纷赶到。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