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金大甚感惊奇,其二老也于屋内听到哭声,并相问缘由。金大如实禀告后,其二老赶忙出屋向鱼儿作揖,并吩咐金大说:“此乃神鱼,快快放回河去。”金大乃孝子,便迅即提着鱼桶跑到淝河岸边,小心翼翼地将鱼放人河里。

是日,金大夜做一梦,大意是:其所放生之鱼乃龙王之子;龙王之子为感其救命之恩,要金大去淝河岸边,拾取相送之金块。次日醒来,金大虽仍记得夜间所梦,但并不在意。然而金大白天在船上打工,淝河岸乃金大来去必经之道。当其从岸边往船上去时,脚下碰到一石块,金大俯身拾起,见是一黄灿灿金块,便顿时想起夜间所梦。金大乃是一老实巴交的汉子,又是远近闻名的孝子,其时,金大手掂着金块,心里默默地思想;金块虽贵重,但对穷人意义并不大,淝河岸边的穷人,多与水打交道,若能使所有的穷人天天有酒驱寒祛湿,那就好了。于是金大半信半疑地以言相试道:“夜梦若为真,龙子若真心,穷人不图金,只盼酒泉生。”言罢,金大随手将金块弃掷于地。

说也奇怪,金块落地后,竟将地砸了一个碗大的坑,坑内顿时泉水汩汩上涌,且醇香四溢。金大以手捧而尝之,与酒无异,不禁大喜。忙转身回村,相告众邻前往取酒。众穷人不花分文就能常饮此香醇美酒,当欢喜异常,交口称颂此为天神赐福于民之神仙酒。自那以后,淝河岸边的穷人,因常饮神仙酒,身体渐壮,干活有力,生活也日渐转好。后来,人们有感金酒泉恩泽,就将此处所出之泉水称作“金酒泉”,亦称“金泉酒”。由此,金酒泉而成为传遍合肥城的一个美丽的传说。

对此传说,《合肥县志》中有段文字:“一犹金城,城下出金酒泉,泉内出酒,……”可为印证。

传说在很久以前,今巢湖本为古巢州地。古巢州近江,有港,打渔者多,鱼市旺,乃一鱼米之乡。而今合肥地,古则为一浩瀚无垠的泽国。

忽一日,江水暴涨,游鱼随潮而迁。有一渔者出港打鱼,偶获巨鱼一条,惊喜异常,于是赶忙入市趁鲜而卖。一嗜鱼者过此,将此鱼,买回。待餐时,唯一老妇人不食。时有一老翁过此见之,近老妇人耳语曰:“此乃吾子也,汝独不食,吾一定厚报之。近日汝可往视城东门石龟,若其目赤,城当陷,汝当即避之。”言罢,老翁不见。

老妇人闻言,深信不已,遂天天往城东门瞅视石龟之眼,观其是否赤变。如此来去匆匆,行止诡秘,一小孩见之,甚迷惑不解,便好奇地探问何故。老妇人见是一小孩,未加留意,便如实相告。小孩听后,甚感好笑,顿生逗逗老妇人之意。次日,小孩于老妇人往视前,以猪血涂在石龟双目。老妇人往视后,见石龟双目汪血欲滴,急转身返回家中,呼家人齐往城外逃走。时见一青衣黄子,对其曰:“吾乃龙之子,可随后行。”引老妇人登山。然时辰已到,巢州陷而为湖。老妇人不及,立湖而为姥山;其子于湖立为孤山;老妇人慌急中丢一鞋,于湖而为鞋山。由此,巢湖有了姥、孤、鞋三山。巢州陷后,合肥泽国不存,长而为陆地。故民间昔有“陷巢州、长庐州”之说。

旧时,合肥乃一人杰地灵之邑,文官武将济济。到了李鸿章时,其官至极品,更使人感觉到合肥这块风水宝地之灵气,非他乡可比。然合肥虽多文官武将,却没有出过状元,使得李鸿章好不纳闷。

却说李鸿章家乡有一吴姓的穷秀才,其虽无才品,但却善揣度人意。一日,他费尽周折见到李鸿章,便媚颜相告曰:“今大人操理国事,身边当多有家乡文才学士相侍才好。合肥面巢湖,对姥山,而姥山,为吾庐文运所系,无人润色,既为山灵之憾,亦吾邦人之耻也。姥山因其突兀,气势不足,故民谚曰:‘姥山不尖势不足,合肥状元难得出。’大人何不于姥山建一塔,以壮其势。前严公创修八年,始就三层严公去。今吾辈尚在,努力为之,不逾年而可竣,事督工者,当与斯塔共垂不朽。大丈夫不得立功绝域,铭铜柱勒燕然,亦可藉湖山胜境发挥经纶。……”云云。

李鸿章听后觉甚有道理,便萌生在姥山建塔之愿望。但其又不乐意将此事托付于一无名小辈。怎么办呢?经一番思考后,李请来另一家乡老臣吴毓芳,向其言及决定在姥山建文峰塔之心愿。吴听后甚表赞同,并欣然按李的意思,领命建塔。待塔建成后,吴又征得李的同意,恭请刘铭传为塔题匾。题曰“中流一柱”,时在光绪庚辰春月。

文峰塔建成后,虽使姥山收到增势壮景、添人文之胜效果,但始终未能应验“姥山宝塔尖复尖,合肥出状元”之谚。故昔日合肥虽多举人、秀才,但就是久不见状元出。

关于巢湖姥山文峰塔的传说,合肥旧志中有这样的记
载:“姥山在巢湖中,一峰卓立,万顷茫然。郡守严公建浮屠其上,所费不赀。郡人云:‘老山尖一尖,庐州出状元。’形家曾有此言。方成四级,为严公去。有一老儒过其下,归语人云:‘此为庐之劫杀,方不应。建浮屠如植剑槊,自此将刀兵四起。’未几流寇突,江北和、含、庐江、舒、巢一带俱陷,老儒之言验矣。”

在巢湖北岸有一古庙,因其距合肥、巢县各90里,故名“中庙”。该庙始建于元朝大德初年,明朝正德年间重修,时为庐州一巨观,被誉为“湖天第一胜处”。有诗曰:“湖上高楼四面开,夕阳徙倚首重回。气吞吴楚千帆落,影动星河五夜来。罗隐诗留仍水殿,伯阳仙去只山隈。长空送目云霞晚,两腋天风下凤台。”又诗曰:“赫赫雄名庙水涯,人门惊见坐柔嘉。香林下植将军树,绔径惟开帝女花。四面晴峰来远黛,一湖秋水浸浮槎,下方饶有烟霞气,疑是金庭羽士家。”

古往今来,凡来该庙瞻仰的人,都会发现该庙的正梁有一头短缺一截,另有一把木柄铁斧飞嵌于正梁八底架上。缘何有此奇观,在民间有这样一个传说:

相传在上古时期,巢湖本为陆地,名曰“巢州”,而今合肥,即庐州,曾是汪洋一片。由于当时妖魔肆虐,天神发怒,致山崩地覆,巢州陷而为湖,庐州则长而为陆地。为了表达对神灵的虔诚和巢湖太姥的怀念,人们便在凤凰台上兴建庙宇,以便奉祭。

经过七七四十九个昼夜,焚了七七四十九天香火,请来七七四十九个能工巧匠,造了七七四十九根梁柱,庙是建起来了,然而就是大梁架不正,究竟是什么原因呢?工匠们百思不得其解。

这天,当众工匠们正在为架梁之事苦思冥想之时,从外面走来一位汉子,其腰间别着一把木柄斧,看样子是位做木工活计的人。工匠们对这位汉子的到来并不在意,可这汉子开口却言语惊人:“要架梁并不难,只要请我就好办。”众工匠听后,有的称其是神经有毛病,有的称其是吹牛皮,有的称其是想来混碗饭吃。然而有一位老者却未轻断言,思忖半晌后,对大伙说:“咱们不妨让他先试试看,若事不成再理论也不迟。”于是众工匠按照这位汉子的意思,恢复架梁。恰在此时,狂风大作,刚架上的正梁晃动不止,梁头被断去一截,眼看就要梁倒架翻。恰在此时,这汉子抽出腰间斧头,挥手向梁柱投掷而去。斧头不偏不倚,正巧落在八底架正梁榫头的地方。断去的一截梁头被接上了,正梁晃了几下,便稳稳当当地架上了。几乎是在同时,一只有老猫大的老鼠被剁去头脚,从梁上掉落下来。那汉子指着掉落于地的老鼠对大伙说:“此鼠乃巢湖漏网之妖,此妖不除,梁是永远也架不上的。”直到这时,人们才明白架梁不成的缘故。经反复询问,人们才知道这位汉子不是别人,正是木匠的祖师斧��神匠公输班。今天仍嵌于中庙梁上的斧子,正是当年鲁班留下的镇梁神斧。

巢湖自古就盛产毛刀鱼。该鱼头小,体扁,刺细可食,味道鲜美。然美中不足的是其头部多

沙,甚难洗净,故人们在品食时,总有一点沙牙感,是何原因呢?

传说当年巢湖人在建庙时,鲁班为除妖解难,专程从鲁国赶到巢州,在大庙落成之后,人们决意挽留鲁班吃顿饭,一表感激,二表庆贺。然饭煮好后,缺少佐餐菜肴。

生活在巢湖之滨,没有鱼虾佐餐,实为一大缺憾。然那时巢湖刚刚形成,水中不但没有鱼虾,就连个沙虫也没有,这如何是好?正在人们愁急无计之时,鲁班似乎看出了人们的心事,便随手向巢湖投去一些刨花,转瞬间,只见刨花竟变成一尾尾随波游动的小鱼。可这些小鱼始终漂浮于水面,不向下潜游。于是鲁班又向小鱼投去细沙,顿刻,那一尾尾漂浮于水面的小鱼,便纷纷潜水游去。

自那以后,巢湖中便盛产这种小鱼,名曰毛刀鱼。因其状如刨花片,故人们又将这种鱼称为刨花鱼或鲁班鱼。今天人们在品食这种小鱼时,为了避免鱼头有沙之弊,往往干脆将鱼头掐去,专食其身。

很久以前,传说在西乡农村有位懒汉,虽为庄户人,但终日不思劳作,常独自苦思冥想,希得天助神功,能在一夜之间变成一个大财主。

一日,懒汉正躺在田头做着黄粱美梦,耳边忽闻一阵风响。懒汉惊起,见一白发老者飘然而至。老者近其前曰:“汝终日思富,懒气缠身,长此当受冻挨饿,吾甚怜之。特来相告:可去大蜀山麓,将其处一石磙背起,绕山三转,就会打开大蜀山山门,即可随意拿取一些金银财宝度日,万不可在山中久留。”说罢飘然而去。

懒汉闻听老者之言,坚信不移,便于次日拂晓赶至大蜀山麓,果见在一老树下沉睡着一青石大磙。大蜀山虽不是大山,然而背着石磙绕山三转,实非易事。因受贪婪之心所驱,懒汉未加思索便迅即背起石磙,如老牛轧场一般,沿着山麓,艰难地一步一步向前移动,直历七七四十九天,才终于走完了绕山三转的路程。正当其瘫软于地,要好好地松一松筋骨时,忽听得大蜀山发出山崩地裂的声响,随着霹雳声,大蜀山缓缓开启一缝,只见山中金辉闪烁,光芒四射。懒汉顾不得歇息,急从地上跃起,流星似地钻进山中。然而此时懒汉被强光刺得双目难睁,什么也看不清。正在其恍惚之间,大蜀山又发出一声震天动地巨响,大蜀山门开始闭合。慌急中,懒汉随手抓了一把金牛所食的金豆转身外逃,不巧此时已慢了半步,懒汉的腿被山门夹去一块皮肉。

懒汉回到家中,无心考虑享乐,赶忙去求医治疗腿伤。又历七七四十九天,懒汉将所剩之最后一粒金豆用完,腿伤方愈。由此,人们传曰:“贪婪之心不可生,只有勤劳换真金。偷巧获取无义财,难免灾祸殃自身。”说来也怪,懒汉虽贪财不成,可自那以后,周身懒气尽去,邪念尽消,转而安心务农,生活亦日渐转好。而那石磙,即大蜀山的钥匙,在大蜀山门开启后,滚进山中,故其后再无人能打开大蜀山的山门了。

传说当年三孝口街心有块红糙石,其下藏着大蜀山的钥匙。若能拿到此钥匙,就能打开大蜀山的山门,取得大蜀山内的金银财宝。

不知是何年何月,有一贪婪之人,竟悄悄撬开红糙石,盗走了大蜀山的钥匙。这个贪婪之人盗得大蜀山钥匙后,赶到大蜀山,将钥匙往山上一放,果然听得一声震天动地的巨响,大蜀山门顷刻开启,万道金光从山门内射出。这霞光直刺得盗宝人两眼无法睁开,结果其什么财宝也没盗得。然就在此时,从山洞突然传出“哞哞”两声巨吼,随之窜出两条金牯牛。盗宝人耳听金牛哞哞叫声,赶快去逮。谁知金牛受惊,一牛直奔东南,潜入巢湖,一牛直奔西南,潜入深山。

又过片刻,大蜀山重又发出两声巨响,山门瞬间闭合。盗宝人惊慌失措之中,竟将大蜀山钥匙丢于山门内。从那以后,就再没有人能打开大蜀山的山门,大蜀山内的无尽宝藏也就长眠山中了。

再说那两条金牛,自大蜀山跑出后,就再没重返大蜀山中,而是经常出没于肥西县山南和三河镇附近。因此故,人们将金牛经常出没的地方名曰“金牛村”。至今在庐江、肥西仍有“金牛”地名。

合肥大麻饼久负盛名,在今合肥“四大名旦”糕点中,位居榜首。合肥大麻饼的诞生,有着一段奇特的故事。

传说在元朝末年时,朱元璋起兵反元,在攻打裕溪口时,其先锋张德胜想到,士兵在水上作战,若不解决好吃饭问题,定误战事。于是他便想到家乡曾有过一种糕点,若棋子般大,号称“金钱饼”,遂下令军炊仿照“金钱饼”,加糖馅并放大,制作成“大麻饼”,以便士兵战时充饥。如此,既解决了士兵战时吃饭问题,又省却了用炊吃饭的时间,赢得了战机。战士们首次吃到这种香甜可口的糕点后,士气大振,一举大败元朝官军。朱元璋闻情,赞曰:“此真得胜饼也。”

到了晚清时,合肥大麻饼已成为地方特产,其做工亦倍加考究。饼馅除白糖外,尚有冰糖、果仁、青红丝等,味道香甜。合肥人李鸿章在朝为官时,曾特地从家乡带上合肥大麻饼,分送朝臣品尝,并特制部分奉献皇宫。

孰知慈禧太后品尝后,竟大加赞赏,吩咐再送。为了使送入宫中的麻饼确保上乘质量,李鸿章便指派大管家刘东泰坐肥监制。由此,合肥大麻饼盛名远扬,刘东泰亦因合肥大麻饼而成了合肥城一位远近知名的糕点作坊大师爷。

合肥烘糕为传统名点,被誉为合肥糕点族中的“四大名旦”之一。说起烘糕的由来,有着一段有趣的故事。

北宋末年,在淝河之滨居住着一位翁氏人家,翁媳的男人从军在外,家里就剩下其和老婆婆二人。因时局动荡,田地欠收,日子甚不好过。为了照顾好老婆婆,翁媳只好常到野外挖野菜充饥。翁老太见生活如此困苦,想到儿子在外,是死是活没有准定,自己又年逾耳顺,死多活少,不忍再拖累儿媳。一日,翁老太将儿媳叫到跟前,好心规劝儿媳改嫁,另谋生路。然翁媳是个贤媳良妇,执意不从。

无奈光阴似箭,日月如梭,翁老太因焦儿怜媳,渐渐病倒。为了侍候好翁老太,翁媳日日想方设法,忙吃送喝,悉心料理。为了使翁老太能开胃口,一日,翁媳突发奇想,将在外讨得的一点面粉和食糖,放在一起加水拌和,做成薄饼,入锅煎烤,待焦黄酥脆后,盛起送到翁老太面前。翁老太闻此香味,胃口顿开,边品尝边问翁媳道:“这是哄糕?”翁媳为了让翁老太高兴,便随口付和了句:“这是烘糕。”由此,就有了“烘糕”。

却说这翁老太嘴尝烘糕,心里却记挂着儿子,便有意将烘糕节存些在罐子里:一来好让儿子回来后能尝到烘糕,二来也是要告诉儿子,其在外时,媳妇对其照料得很好。

过了一些时候,金兵终被岳家军打败。一日,岳家军将领刘琦领兵路经翁老太家门口,翁老太一时高兴,叫翁媳搀起,拿着其存放的烘糕慰劳抗金将士。因烘糕香脆且甜,将士们尝后均交口称赞,从此烘糕的名子就被传开了。

后来,合肥民间糕点师将烘糕的做法和配料加以改进,做成小长方形薄片糕点,这就是流传至今日的“烘糕”。

旧时,合肥有位善占凶吉的测字先生,人称“大神仙”。一日,有一书生前来测字,手拈一“子”字,相告曰:“我已三年赴考不中,花去家中许多钱财,实无面目回家见人。今想试着做一做生意,待赚些钱后再回去,不知可否?请先生赐教。”大神仙听后,脱口而出说一“好”字。穷书生追问道:“敢问先生做何生意为宜?”大神仙复答曰:“做什么生意都可,你只管大胆地去做。”

另一汉子在旁,也希求得大神仙指点,以便能谋得好运。见前书生所拈“子”字,便复将“子”字拈起递给大神仙卜验。大神仙见仍为子字,便略加思忖后回答说:“先生若做生意当大不利,还是不做为好。”同拈的是一个字,为何测意完全相反?分明是大神仙有意糊弄人。汉子在心里暗自思想,甚不高兴,但又不便发火,便暗自决定:我今步随那位书生之后,他做什么生意,我就做什么生意,不信他能赚,而我赚不得;一俟生意成功,到时再来找大神仙理论。

此二人离开测字摊后,即往农贸市场。却说那书生闻得今西安甚缺黄鳝,而合肥黄鳝充斥市场,便不假思索,收购了一船黄鳝,打算不日运抵西安。那汉子见后,心想,只听说西安鱼贵,可没听说西安黄鳝俏卖。可转念一想,既然黄鳝生意他能做得,我为何做不得,便也收购了一船黄鳝,于次日紧随书生之后,向西安进发。

经过昼行夜赶,眼看就要到西安了。这天晚上,那书生觉得时间尚宽裕,也是途中过于疲劳,便就店歇下,准备稍歇一日再往西安。而那汉子是个机灵的人,心想,这回咱得超前赶往西安,以抢得头市,定会好卖多赚。于是,他便星夜兼程,于次日一大早就赶到了西安。此时,西安确实鳝鱼紧缺,闻知有一船鳝鱼运来,小贩子们风涌而至,争先恐后上船批购。瞬间,人群乱挤,盆桶相撞,秩序大乱,致使小船倾刻间重心偏移,造成人仰船翻,一船的黄鳝尽覆水中。那汉子非但没有谋得利润,反将血本赔个精光。

而那书生在第二天才将船慢悠悠地驶到西安。因有“前舟之鉴”,书生将船不急靠岸,而是先将岸上欲购黄鳝的小贩子秩序安排好后,再将船近岸依次逐个批售。不多时,一船的黄鳝就全部卖光了,转眼之间获取了丰厚的利润。

那汉子见此,虽然无奈,但心里总觉得有个解不开的疙瘩,便返回找到那位测字先生,询问内中究竟有何玄机。大神仙据实相告说:“那书生来测字时,正巧其傍来了一位妇女,“子”字傍加个“女”子,不是个“好”字吗?而你来测字时,恰巧对面屋上窜出一只叫猫,子乃鼠也,鼠遇到了猫,前景能妙吗?故你二人虽测的是同一个字,因同而果异,道理就在于此。”那汉子听大神仙所解,似有所悟,又实难同意,无奈生意也做了,本也蚀了,无法挽回,只得苦笑,怏怏而去。

民国时期,在合肥城内十字街附近,开设有两户店铺。南边的一户姓张,开的是布店;北边的一户姓钱,开的是米行。因两家各营一行,井水不犯河水,故相处甚好,堪称睦邻。

此两户店铺老板有一个共同嗜好:弈棋。故每隔三岔五或生意清淡时,两人总是要坐到一起,对弈几盘,以解棋瘾。

却说一日张老板应约来到钱老板店里,准备弈上几盘。刚刚坐定,只听室外有人呼钱老板,说是来了一位大客户,要亲与钱老板谈笔大生意。无奈钱老板只得招呼张老板稍坐片刻,转身回家。

张老板因是日棋瘾正盛,故只好耐着性子在室内坐等。约莫等有半个多小时,仍不见钱老板身影,张老板在心里揣度,看来今天棋是下不成了,不如早回,改日再约。主意既定,便起身丧兴而去。

张老板走后不久,钱老板就将生意上的事办好回来了。他一到店里就赶忙奔入后堂,见张老板已回,便只好独自一人坐下来整理帐务。就在这时,钱老板突然发现其走时丢在台子上的拾元钱不见了,便转身询问家人,其走后有谁来过后堂,得到的回答是众口一词,没有任何人来过后堂。钱老板感到蹊跷,翻遍了台上台下,不见钱的踪影。心想,难到这钱会飞掉吗?思来想去,不得结果,开始怀疑起张老板来。钱老板用手往前额一拍:“对了,这钱肯定是张老板顺手牵羊给拿走了。”

说来也巧,自打钱老板丢了拾元钱后,张老板因忙于生意,好一阵未来找钱老板下棋,这越发使钱老板坚信那拾元钱是张老板拿走的。

俗话说,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这一晃就有月把时间过去了。这日,张老板突然来到钱老板店堂,二人相见,寒暄几句后,便和以往一样步入后堂。待坐定后,钱老板一边拿来棋盘棋子,一边带有自责的口气说到:“上次因客户缠着不放走,让老弟久等,实在不好意思。”说到这里,钱老板将话锋一转,叹道:“老弟不知,近来老兄多有不顺,生意清淡,客户上门的多,谈成的极少,手头不济,那日放在台子上的拾元小钱竟不翼而飞了,真是倒霉。”张老板也是在生意场上混了多年的“老姜”了,什么样的人没见过,什么样的场面没经过。闻听钱老板之言,未假思索便随手从衣袋里掏出拾元钱递给钱老板,解释道:“那日因手头不济,久未等着你,又未见到内人,故将这拾元拿去临时周转,本想次日即还,结果生意一忙就把这事给忘了,真是对不起。今天陡然想起,故特来致歉,还望海涵。”说罢起身而去。

张老板走后,钱老板独自一人在内堂,拿着拾元钱左看右看,甚觉不是滋味,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这钱真是个怪物,没有它不行,有了它也不行,这个中之谜谁能解开?”

约末又过了月把时间,钱老板因内堂地面潮湿,担心时间久了,桌腿会受腐蚀,便拿来砖块将桌腿垫一垫。就在其移动桌子时,不巧在桌腿缝里出现那曾丢掉的拾元钱。钱老板拿起这因受潮湿而发软的拾元钱,自己的两腿也象这钱一样直发软,一下子就瘫倒在椅子上,哪里还有心思垫桌腿。其夫人见状,问明情由后,劝道:“改日再相邀张老板下棋,顺便道个歉不就完了吗?。”钱老板闻言,斥责道:“真是妇人陋见,把好友疑当成贼,事情能有那么简单吗?张老板真乃大丈夫也,我和他比,是小人啊!”

是夜,钱老板久不能寐,遂起身写下诗一首:

炉火要空心,做人要实心。

处邻忌存疑,莫当丢斧人。

吾因拾元误,悔恨系终身。

立此作诫铭,但修一寸真。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