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时,我们抓住国际产业转移的天时,依托长江黄金水道的地利,作出“沿江开发”的战略决策,沿江地区因此获得巨大发展机会。在此过程中,江阴和靖江两地携手、跨江联动,江阴-靖江园区应运而生,我称之为“开明人士的高明和精明之举”。这个园区把苏中的泰州和苏南的无锡联接了起来。“两江”联动带出了跨江联动,跨江联动又牵引了南北互动。这些对推动苏中在发展上加快融入苏南板块、融入长三角核心区域,对促进江苏的区域协调发展,都具有深远意义。

后来,南通,扬州,泰州又合力提出了苏中的概念,试图脱离苏北。就形成了现在大家所熟知的苏南,苏中,苏北的划分。

——水既是柔弱的,又是强大的。

相比之下,南京经常被单独拎出,戏称为苏西的徽京,因为作为江苏省的省会,南京的省会未免太靠西了。南面的苏锡常更加愿意和上海走的近些,北面的苏北五市又感受不到南京的太多关怀,反倒是马鞍山等安徽地市,紧紧跟在南京身后。甚至有安徽人提出,南京本来就是安徽的省会嘛!

古人常以“日日思君不见君,同饮一江水”来表达绵绵不绝的情感,如今南水北调一期工程已经通水,不久以后我在北京也可畅饮长江水。我终可借一杯清洌甘甜的长江之水,寄托我对水乡江苏的魂牵梦绕之情,对江苏人民的美好祝福之意。

苏南、苏中、苏北具体是怎么划分的呢?

江苏人的务实,更多地体现在对实业发展的孜孜追求上。早在明代,中国资本主义萌芽——“机工”便出现在苏州地区。

南通人,泰州人,扬州人,大多自称苏中,少部分说城市名再加离苏锡常很近只要多久就能到苏锡常……甚至有部分自报时不说是哪个市,直接说自己是江都人,通州人等等。遇到徐州,连云港,等公认的苏北人说苏中人为苏北人时,大多会说比苏北发展好多了,如果苏锡常人不在身边甚至说跟苏南差距不大了。

在中国,大江大河大湖大海大运河皆备的省份只有江苏。这里辖江临海、扼淮控湖,京杭运河纵贯南北,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水面接近六分之一,平原面积占70%,水面和平原的占比在全国各省区中都是最高的,这里水网密布,有大小河流2900多条,大小湖泊290多个,五大淡水湖,江苏就占了两个,太湖和洪泽湖。

既苏南行署区、苏北行署区,以及华东大区人民政府直辖的南京市。

人也有多种性格,有的人性格像风,有的人性格像石,有的人性格像水。像风之人,处事摇摆、见风转舵,没有主见也没有持久性,很多事就办不好;像石之人,虽然沉稳不屈,但过于刚强、刚硬、刚烈,往往棱角过多,还可能有裂纹,所以有些事还是办不成;而像水之人,软硬兼具、恩威并施、顺势而为、有理有节,既有闯劲又有韧劲,既有原则性又有灵活性,很多事办得就比较妥当。这种性格像水一样的贤人,江苏历史上有很多,比如萧何,为人宽达、处事圆融,为刘邦不仅笼纳了人才,而且揽得了民心。

尽管设有进行地域范围的官方界定。民间高手们不耐寂寞,又推出了个苏中说法,大有将这无稽之说进行到底的势头。

图片 1

本身苏南苏北是一个地域称呼,与经济文化无关。由于苏锡常部分小市民受上海宁的影响,喜欢称除苏锡常以外江苏地区为苏北,喊非苏锡常的人刚波宁。论经济南京全国十一,公认的新一线;论历史文化,南京六朝古都十朝都会,扬州自古繁华人文荟萃,徐州乃兵家必争之地。近些年苏北经济发展巨大,因此作为一个新时代的江苏人没有必要细分苏南苏北,更没有必要像某些不怀好意的地域黑一样喊苏锡常以外城市为钢波宁,在中国在全世界我们都有同一个称呼就是江苏人。

我国人均水资源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1/4,而且时空分布极为不均,水土流失和水体污染相当严重。水多、水少、水浑、水脏的问题,仍然是制约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瓶颈”,始终不可掉以轻心。

我是泰兴黄桥镇的,我们去苏锡常一般不叫去苏南,而叫去江南,去南京叫上南京,往北边去不叫去苏北而说去徐州或到徐州或盐城淮安等地

京杭大运河的起点和终点虽然都不在江苏,但1794公里的运河有将近一半在江苏。大运河的修筑对沟通南北、发展经济、稳固政权起到了重要作用,自大运河开通之后,中国以淮为界、南北分裂的时间大大缩短,特别是元明清三朝,大运河俨然成为关系社稷安危、维护国家统一的生命线。

然而,尽管官府文书的偶尔提及,民间说法越说越盛,但从官方来将并没有对此说的概念进行地域上的界定。也就是说这种提法和说法一直像过去老师傅教学徒工似的口传心授,书本上是找不到的。

此后江苏民营经济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快车道,截至去年底,私营企业和个体工商户户数均居全国前列,民营经济创造了全省一半以上的经济总量和税收收入、七成的全社会投资和八成的新增就业岗位。

江苏最早是没有苏北这个称呼的,只有江北或江淮,现在的江北(不是全部)就是曾经的江淮,再早一点称江东、江左或淮东。

——水既能顺势而为、处下不争,又不畏强势、坚韧不屈。

到隋唐北宋时期,江淮再次兴起,与开发后的长江南部地区并称江南,所以在那个时代,描写江南的诗词有京口瓜洲一水间(扬州、镇江)、旧时王谢堂前燕(南京)、姑苏城外寒山寺(苏州)、淮水东南第一州(淮安)…

今天,江苏的国企、外企和民企三足鼎立,实体经济实力雄厚,三次产业竞相发展,就像江苏的水一样,既有大江大湖大海,又有小塘小河小汊;既汇聚四方来水,又连江入湖导海。

江淮地区的第二次衰落是黄河夺淮和北宋灭亡,黄河的泥水取代淮河的清水,又是宋金对峙的前线(今淮安楚州)。江淮地区第二次衰落导致江北的吴文化基本消亡,只有很少的零星部分散落在当时江北的偏僻地区,不成气候,这也是为什么现在江北地区还有吴语群落存在的原因,主流已是中原语系与吴语的杂交语种——下江话,也就是后来的江淮官话。

在江苏工作时,针对全省经济发展较快而老百姓的收入增长不够快、经济发展总体水平较高而老百姓富裕程度不够高的现状,省委鲜明提出“富民强省”的工作目标,以富民为强省之基,努力把“富民”和“强省”统一于现代化建设的实践之中。民富省强,才能形成强大综合实力和整体竞争力,而老百姓要能富起来,创业是根本之策。

话已讲完,谁赞成,谁反对!

图片 2

90年代末,江苏正式提出苏南提升、苏中崛起、苏北振兴的口号,正式划分南中北三个经济区,通泰扬三个沿江城市划为苏中经济区,这是经济苏中,也是现在通泰扬是苏北还是苏中的争论起源,称苏中也没问题。

新中国成立后大力治淮成效卓著,淮河两岸旧貌换新颜,呈现勃勃生机。江苏治淮的历史,可以说是中华民族在艰难曲折中奋进的一个缩影。

南京人,称自己和苏锡常镇为苏南……其他苏北大多会补充一句,说苏州除去经济好,其他不如南京。(我作为苏州外来人口,也承认南京很多地方比苏州好,但是苏州绝对不仅经济比南京好)

从历史角度客观地看,隋炀帝其实完成了一件大功业,唐朝诗人皮日休曾留下点评隋炀帝的千古名句——“若无水殿龙舟事,共禹论功不较多”。

苏南:南京、苏州、无锡、常州、镇江

图片 3

苏北地区包括:徐州、连云港、淮安、盐城等市县。苏北人杰地灵,内敛温健,外放直率。豪迈就如刘邦的大风起兮云分扬;勇猛就如项羽的霸王举鼎;王者就如汉武大帝的君临天下;谋略就如韩信的暗渡陈仓。

有个解读很有哲理,讲我们至少要向镜子学习三条:一是大度,入镜照物,物来则应,过去不留,事来则应,事过则忘;二是公平,在圣不增,在凡不减,与圣人居而不喜,与凡夫居而不忧;三是随缘不变,不变随缘,镜子本身并不随映照之物而变化。

江东(或淮东)和江南在不同时代有着不同的含义,要分开看。

江河湖海奔流汇聚的地方,自然蔚为壮观,但有时未免单调,时间久了会有“审美疲劳”。江苏的水韵之美则不然,涓涓流水润湿了这里的青山,滋育了这里的良田,激活了这里的园林,扮靓了这里的城乡,显得多彩多姿,令人百看不厌。

由于地区划分,经济条件的差距,一般情况下,苏南人普遍对长江以北的同省人怀有歧视心理,导致彼此瞧不起,恨不得划江而治。

在中华文化中,以水喻人的传统久矣。“上善若水。”这应该是对水最高的褒奖,也是对“善”精妙的概括。古往今来,世人也对此作了无数的阐释。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曾经将四川省、安徽省、江苏省拆分,设立若干省级行署区。

“沧海桑田”的故事,让江苏来述说最为生动。

在清朝没有分置江苏和安徽时,人们习惯以长江为界,以江南,江北来称呼或区分对岸的地区和人,进而有了江南人江北人江南地区江北地区提法和说法,这是民间流行的普遍提法和说法。久而久地那时的官府文书中也被偶尔提及,官府文书的引用,推波助澜似的使得民间的说法更为流行并得到加强。

大城如此,小镇亦然,特别是那些古镇几乎都是依水而建。甪直最有意思,因水流为“甪”形,便改名“甪直”,以水的形状作地名的,估计世界上都不多。江苏地名中带水的比比皆是,有人统计过,南京因水而起的地名就有229个,占其总数的17%。

苏中地区的划法确有其事,而且政府文件中,舆论宣传中,都有了苏中一说,苏中这一提法,出于官方,而不只是民间。

我所认知的水乡情韵

苏北和江北的概念就像现在的淮扬菜和苏菜一样容易被人偷换,江北和苏北既有地理区别也有概念区别。

水本是自然的、物质的,一旦被注入文化的元素,便极具内涵情致和感染力。李白曾随滚滚长江水,出川东下,在江苏留下了不少诗歌名篇,“请君试问东流水,别意与之谁短长”,写尽了离愁别绪。南唐冯延巳一句“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传神又传情。朱自清先生以一篇《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让世人领略了秦淮河的诗情画意。咏水华章荟萃于江苏,应该不是偶然的,这里的水含情韵,方能孕育出千古风流文章。

苏南――江苏南部毫无疑问苏锡常镇宁五市,以长江为界,苏中通杨泰三市――江苏中部,苏北――徐宿淮盐连五市,这是地理位置划分,个人觉得按什么语言划分苏南就是苏锡常在苏锡常眼里通杨泰就是苏北这些话就是扯蛋,无论如何谁也改变不了镇江南京在长江在江苏南边得事实,苏南的土话“刚波”却和传统的苏北五市没什么关联,这点需要说清楚,不要说到刚波就把徐宿淮盐连扯进去,苏锡常眼里镇宁也是苏南,通杨泰是苏中亦是江北,徐宿淮盐连是苏北。

“泰州学派”是中国历史上为数不多的以地名命名的哲学流派,其创始人王艮出生于一个世代煮盐为业的灶丁家庭,早年贩盐经商,后来拜在王阳明门下,潜心学术,讲学传道。他虽是王门弟子,但不因循师说,不拘泥正统,其学说别开生面、独树一帜,主张“百姓日用是道”,讲求“百姓日用之学”,传授的弟子也以平民居多,这种务实接地气的思想,在当时无异于异端邪说,现在看来却是思想启蒙。

图片 4

江苏的田,则是因水而沃、因水丰饶。“一水护田将绿绕”,王安石闲居金陵时写下的诗句正是江苏万顷水田的美丽注解。太湖流域的圩田,是长江流域农业开发的重要标志。苏中里下河流域的“千岛菜花”堪称人水和谐的典范。所谓千岛,实际上就是一块一块的垛田,田上种油菜,河沟里养鱼虾,各得其所、和谐共生,收获的不仅是鱼虾菜蔬,还有惊艳宜人的美景。

至于苏中的扬州、泰州、南通,这些年演化出了一个苏中的概念。很多人对这个概念嗤之以鼻,认为长江以北就是苏北,硬搞出个苏中概念,还是想和苏北五兄弟拉开距离。扬州自古繁华,烟花三月下扬州;泰州则被马可·波罗称赞“这城不很大,但各种尘世的幸福极多”!虽然近些年这些历史名城的发展势头不如苏南地区,但也是中规中矩。尤其是被称为“北上海”的南通,“据江海之会、扼南北之喉
“,人家现在是真的跟上海跑了,进入上海都市圈核心城市群,估计以后也不大会提自己来自苏中,而是来自上海都市圈。

即便到了今天,我在与江苏干部群众接触时,他们仍然感奋于那段筚路蓝缕、艰苦创业的历史。曾经共同经历过的“集体记忆”,正在沉淀为一个区域的精神文化。

所以,某些苏南人心理上的优越感是无知的,也是愚蠢的,无论某些苏南人承不承认苏中一说,这已经是客观存在的事实了。

2002年,南京大学、东南大学、河海大学等一脉同源的9所高校举行百年校庆,省委、省政府向9校分别赠三足大鼎一尊,既以“鼎,国之重器”来表明我们对高校工作的重视和肯定,更蕴含我们的“三鼎之意”:对各所高校鼎力支持的态度、革故鼎新的期望、问鼎一流的祝愿。

这时口头的苏北范围包含又大于现在的江北,明清时期的江北地区只包含现在淮扬通泰盐五个江淮文化地区(当时的扬州府和淮安府),不包括现在的徐州、宿迁、连云港(当时的徐州府和海州)北方地区,而苏北佬的称呼,是针对所有长江以北及现在安徽北部、河南南部、山东南部等地区在江南、上海讨生活的黄泛区难民。

千里淮河虽然水量、长度未必居前,但却与长江、黄河、济水并称古代“四渎”。淮河还与秦岭共同构成我国南北方的分界线,“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广为人知。

解放战争时,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苏中七战七捷”战役,可见,当时既有苏中的地理概念。

图片 5

三、1952年,国内形势已经稳定,新老解放区已经趋同,中央人民政府决定,撤销苏南、苏北行署区。

图片 6

无论部分苏南人怎么的不情愿,不认可,苏中的存在这已是客观事实,由政府官方认定的。

2003年开始,江苏的到账外资和进出口总额已连续11年位居全国首位和第二位,去年分别占了全国的1/4强和近1/7,国家级开发区总数和海关特殊监管区数量也为全国之冠,昆山在全国率先自费兴办开发区的故事更是广为人们称道。

苏北正式被定义行政区域是50年代,江苏以长江为界分为苏南和苏北两个行政专区,苏北专区便包含了南通、扬州(今扬州、泰州)、淮阴(今淮安、宿迁)、盐城、连云港、徐州六市,现在扬州还有苏北人民医院,说江北=苏北,从当时的行政区域来说,没问题。

世人都说,南京虎踞龙蟠,实际上紫金山、幕府山、古城墙的美景,与长江、秦淮河、玄武湖的映衬是分不开的。往日的徐州,总给人一种重工业城市的粗重之感,可现今烟波浩渺的云龙湖确给徐州平添几多灵秀。

至于苏中,这个称呼源自新四军苏中根据地,这是战略苏中,当时的苏中根据地包含现在的淮扬盐通泰五市,所以淮安盐城有新四军军部,泰州有苏中战役纪念碑…在当时称这些地区为苏中也没问题。

徐霞客家乡有个华西村,是改革开放后举世闻名的华夏第一村,老书记吴仁宝虽然已经仙逝,但他的事迹和精神却将长存。我觉得,纵观吴仁宝同志一生,别的不说,艰苦奋斗、不畏艰难、开拓创新的精神是极为鲜明的,拓荒坡为平畴,买磨盘建磨坊,建小厂盖大厂,合小村建大村,这些事现在看来似很平常,但在当年却需要不一般的胆识。

苏南人眼里只认为苏锡常是苏南人,南京、镇江都不在他们眼里,这些人牛逼的不得了,苏南人只认可以长江为界,把江苏划分为苏南、苏北,但是却瞧不起同在长江南部的镇江、南京。

开放包容是一种涵养,一种气度,从本质上来说,这是源于对事理的透彻认知。江苏人明白,自己的发展离不开国家总体变革与进步,离不开兄弟地区的支持和帮助。江苏人以感恩的心情铭记这一切,并把努力回报作为发自内心、义不容辞的义务。正因为如此,江苏在内部逐步形成了政通人和、上下同心的良好局面;在外部也逐步形成了较为密切、亲和的地域关系和人际关系。这一切犹如一种气场,它看不见摸不着,但却是一种客观存在的条件和力量。江苏的确具备了这么一种气场。

江南,江北,苏南,苏北,苏中时不时地粉墨登场,究竞江南,江北,苏南,苏北,苏中在那儿,只能说是人们心中的存在,小说是概念,大说是实际存在于人们的思维认知。并非是地理位置的明确划分和官方界定。实际上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现在没有明确的划分,今后若干年内恐怕也不可能可有。存在有它的合理性,何必非要弄清楚呢?再说你能弄得清楚吗?

进入改革开放的新时期,江苏抓住机遇、砥砺奋进,一跃成为改革开放的先行区和乡镇企业的发源地,市场化、工业化、城镇化进程都走在了全国前列。可以这么说,江苏人依水而生,江苏城市依水而兴,江苏发展依水得势,江苏文化依水扬名。正是得水之利,江苏才成为有活力、有合力、有实力、有潜力、有魅力的地方。

江苏安徽分置后,江南江北之说渐被苏南苏北的提法和说法所替换,因为这个提法和说法比之以前的江南江北说更为准点更靠谱些。尽管这种说法还是以江为界,但它一目了然:江苏的南边地区范围,江苏的北边地区范围。这一新的提法说法和原来的提法说法混和交替在流行和使用,众说纷纭但指向性是明确的。

历史上,北方移民跋山涉水来到这里,等待他们的不是遍地稻菽,而是遍布的沼泽和湿地,开垦起来实在比拓殖黄土地费力艰辛得多,但北方的混乱断了他们的后路,他们惟有面水一战,苦心孤诣地在太湖流域建起既可蓄水灌溉又可排水防涝的圩田。本来移民都是较有开拓精神的,特别是在安土重迁的古代,千里流徙开阔了他们的眼界,艰难困苦淬炼了他们的意志,生产实践又激发了他们的智慧,薪火相传,也为其后人留下了开拓的因子。

问:人们常说的苏南、苏中、苏北具体是怎么划分的?

图片 7

镇江人,自称我们苏锡常镇宁为苏南。其他为苏北,我们镇江没四个大哥发展好,但是我们做过省会,差一点发展成第二个南京……

图片 8

说到江苏,人们总会说起苏南苏北,这些年又有人提出了苏中的概念,还有人说其实还有苏西,专指南京。当然,苏西的提法现在没有什么市场。

有人发现,在中国的版图上,北部横亘东西的长城与东部纵贯南北的大运河,仿佛是写在神州大地一个巨大的“人”字。这样的发现具有丰富的想象,寓意却不乏深刻。万里长城与京杭大运河,是古代中国人民创造的两项最伟大的工程,充分体现了中国“人”的伟力。而江苏段大运河河道最长,文化遗存最多,保存状况最好,利用率最高,至今仍是繁忙的黄金水道,因而江苏也当然地承担起了牵头申遗的任务并不辱使命。

特别在江苏省苏南人眼里,只分为苏南和苏北,但是,随着改革开放的经济发展,江苏省政府开始把江苏分为苏南、苏中、苏北。

图片 9

在小编看来,江苏所有城市是一家,按照地域分为苏南、苏中、苏北没有问题,但是千万别因为这些划分,而成为了地域黑,成为了江苏所谓内斗的导火索。这些划分仅仅是地域的划分,不代表任何感情色彩,这样是最好的,整个江苏拧成一股绳,大力发展自己,不要单单着眼于省内,看看全中国,全世界,站得高看得远,前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GDP总量追追广东,民富追追浙江,社会福利追追欧洲。

图片 10

苏北:徐州、连云港、宿迁、盐城、淮安

水的滋育,让江苏成为物产丰饶的鱼米之乡。繁体“蘇”字拆开,即为“鱼米”。江苏与粮食相关联的地名也不少,太仓、常熟、大丰等地名都寄托了人们对五谷丰登、仓廪殷实的愿望。

苏锡常人,自称苏南,称南京除了是省会其他不如苏锡常方便,偶尔遇到苏锡常自己人会谈下哪个区哪个县然后互相夸下对方。称镇江为勉强地理上算个苏南人,其实不怎么发达,称其他为苏北。

图片 11

现在的江苏大概就是江南、江北,其中江北的扬通泰为苏中,徐宿连淮盐为苏北,这样划分也未尝不可,屁大点的浙江还分东西南北中呢,江苏分个南中北貌似也没什么问题,只要大家别把苏北当成贬义词,苏中苏北的并不重要。

客观看待这件事,效果可以说是“一减一加”,“减”的是行政区划层次和乡镇、村数量,是财政供养人口和农民负担,是各方面的资源消耗浪费;“加”的是发展空间的扩大,是生产要素的优化配置,是交通基础设施的完善,是中心城市、重点中心镇的发展和新农村的建设,是城乡发展一体化的推进。为解决好“三农”和城乡协调发展问题,当时我们还提出,强化农业还得要大力发展非农产业,繁荣农村还得要大力推进城镇化,富裕农民还得要大量减少农民,为以工补农、以城带乡打下一个好的基础。

其实整个江苏的发展,在全国是名列前茅的,近年来苏中、苏北地区正在迎头赶上,苏南人眼中的苏北,也并没有某些苏南人想象的那么差。

图片 12

至于现在,苏中这个地区概念已经出现了快20年,虽然不少扬通泰的老人不太认同,但年轻一代已经大多接受。

我到江苏工作时正值新世纪之初,召开的第一个大会就是全省技术创新大会,当时我们商定把在宁的32位院士全都请到主席台就坐,让领导干部坐在台下。这在全省是第一次,大家耳目一新,为之一振,反响热烈。我们的目的就是要强化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鲜明导向,就是要在全社会形成名家辈出、人才辈出的浓厚氛围。

然而这个地域界定工作无论旧时的官府还是现在的政府都没有进行过。

待海洋时代到来,得益于大江大海的独特禀赋,江苏近代工商业发展也遥遥领先。

客观的讲,江苏长江以南地区的经济发展,确实比长江以北要好,这点没有人否认,为了江苏经济能均衡发展,省委省政府把江苏分为了苏南、苏中、苏北。

在江苏工作期间,我常常讲起历经多地工作后的一个体会,就是对一个地方的域情,本地人或许是“身在此山中”的缘故,未必都有很深刻的感受、很清晰的认知。外面来的人往往会于映照比较之中产生更加鲜明而敏锐的感触,反而能看得更加明了。

盐城,连云港,淮安,宿迁人一般低调的自称苏北人,然后说苏北现在还不发达,不如苏锡常好,但近几年也发展挺快,等老了都要回老家养老。他们一般称苏锡常和南京为苏南,称其他为苏北。除去个别在镇江读过书的人,甚至很多说不出镇江到底在江北还是江南。

实际上,水兼有了镜子的这些品质,人生以水为镜,一切皆可映可鉴。若水之明,则光明磊落;若水之善,则淡泊名利;若水之静,则心态平和;若水之洁,则玉宇澄清。

苏南一般认为是指南京、苏州、无锡、常州和镇江。但更多人提出,真正意义上的苏南实际上是专指苏锡常。苏州、无锡、常州位置位居苏州南部,靠近上海,受上海经济辐射较大,历史上是中国民族工商业的发源地,现在是苏南模式的振兴地。苏南是个地理概念,但更是个文化概念,该处吴文化盛行,和上海以及浙江杭州、嘉兴、宁波等地同属吴越文化圈。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水边生长的人们自然也在潜移默化中为水所陶冶。江苏人就是这样,骨子里、品性里不时透出一股集水百德、汇水百美而成的精神气质。如水般的灵秀、包容、坚韧、低调,在江苏这片底蕴深厚、文脉绵长的土地上不断显现。

在大家的印象说,提到是江苏某个城市,都会自带头衔,哦,苏南的啊,发达;苏北的啊,发展不怎么样吧,其实有失偏颇。

时至改革开放的当代,开放包容的精神气质在江苏人身上继续得到淋漓尽致的展现。江苏以其大胸怀和大视野,接纳了数以千万计的农民工兄弟、大学毕业生以及各类人才在此安居乐业,他们成为当代的“新江苏人”。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改革开放的实践中,江苏借天时地利人和之优势,大力度引进来,大跨步走出去,大手笔打造开发园区,把开放型经济做成了一大特色和亮点。

秋天,西瓜多少一斤?柚子多少钱一斤?价格无法相比呀。

水是有包容性和亲和力的,虽然有浑水污水甚至臭水,但污者臭者非水之过。水本身是清澈透明、光明磊落的,水也是自然净化、善于沉淀和流淌的,水又是能够荡涤污浊、清洁他物的,使不洁的归于洁。人们常讲“洗心”,就是喻之用纯洁若水的思想品德来净化受污染的心灵。水容纳万物,接受万物,滋润万物,通达而广济天下,奉献而不图回报。它与土地结合便是土地的一部分,与生命结合便是生命的一部分,从不彰显自己。

苏北,神一样的概念。没有哪个省有像苏北这样的自带”地域黑“性质的概念。苏北,本意是个地理概念,长江以北的江苏地区。苏北也带有文化意味,苏北的亚文化跟苏南的吴文化还是有些差别,但也不同于鲁文化。但现在苏北一词反倒成了苏南人民寻找自我优越感,苏北人民用以自嘲的特定词汇了。苏北过去发展是慢了,原因很多,有的说是历史因素,有的说是农业保障需要,有的说就是江苏省把苏北给忘了。有意思的是,苏南人民乐意自己说苏北穷,但绝不同意省外的人说苏北穷!到底还是一家人,到底江苏再穷的地市,在全国也属于领先的发达地区!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苏南人民自筹资金、自找原料、自找市场,乡镇企业异军突起,靠的是“四千四万”精神,靠的是在计划经济夹缝中求生存的勇气。苏南乡镇企业的发展史,就是一部苏南人民求生存、求发展、求富裕的创业史,就是一部不畏艰难、不断开拓的奋斗史。他们就像四处涌流的水,哪里有缝隙,就会渗透到哪里,能把厚土泡透,能将坚石滴穿。

据我所知所谓苏南,苏中,苏北这样提法和说法,好像官方从来没有正式的界定。但这样的提法和说法又常常见诸于各种媒体和各类讲话,文件,文章中。让很多人,特别是外省,市,区的人初闻此说如坠葫芦谷不知所云!

水能千古恒常,水为万物所需,水是江苏凸显的文化符号。我所认知的江苏地域的根、本、魂,江苏风情的意、蕴、脉,江苏人文的精、气、神,早已与这包容万物、滋养生命、情韵流动的水融在一起了。

但是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改革的不断深入,苏南成了发达的代名词,而苏北呢,则成为了落后的简称,这样反而增加了江苏各城市之间的恩怨,而且有地域黑的嫌疑。

图片 13

江淮地区的第一次衰落是五胡乱华,江淮成为南北对峙的前线,中原势力衣冠南渡,吴文化势微,主力南退,第一次将浙北地区纳入江南范畴,成为吴文化的殖民地。

《道德经》中指出,“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大致意思是说,水善于滋润万物却不与万物相争,“水往低处流”,总是处于众人所不愿待的地方,所以它最接近于“道”。水性仁爱,滋润万物,生生不息;水性坚韧,水滴石穿,百折不回;水性柔和,顺势而为,随物赋形;水性豁达,虚怀若谷,包容一切。水的辩证法可以说是无处不在的。

四川省拆分设立川东、川南、川西、川北行署区;

图片 14

江苏经济的发展,的确是由南向北而逐步递减的,为了扭转这个局面,省委省政府为了适应新形势下的经济发展,把扬州、泰州、南通划分为苏中,目的是让苏中地区起承上启下的作用,带动苏北经济的发展,从而加快全省的经济发展。

数千年来,大江大河大海的吐纳交汇,使这里成为泱泱中华最年轻的土地之一。唐宋之前,今天的南通还是海里的一些沙洲,经过千年“拼盘”,方有了今天的模样。盐城的滩涂资源十分丰富,现在仍以每年3万亩左右的速度继续生长,对人多地少的江苏来说,这真是一片神奇的“息壤”,是大自然赐予的宝贵财富。当年北宋名臣范仲淹在盐城所修筑的海堤如今已成204国道线,而海岸线整整东移了50余公里。大自然的伟力,无疑是最雄奇的。

此事应从很早以前的苏南,苏北说起。

诚然,尺有所短,寸有所长,任何地区和个人均不可能事事占先的。江苏人明白这个道理,他们在奋力争先的同时,总是保持着一种清醒和自省。这种客观科学的态度与开拓进取的精神相得益彰,便是江苏文化的一个特质,也是江苏持续发展的精气神所在。

仅供参考。

图片 15

徐州人,大多不说自己是苏北人,一般自称徐州人,骨子里天然的自信别人知道徐州是中国的中心(确实在南方工作的北方人坐车大都都会以到没到徐州为地理判断依据之一),他们见到枣庄人都会立刻变换成家乡话,互称老乡。他们称苏锡常为苏南。称南京人为,“他们几乎是安徽人,和江苏的联系还不如安徽多。”称苏锡常宁之外的为苏北。如果扬州泰州人在徐州面前自称苏中,大多会被怼一句,其实就是苏北。

低调务实 水平如镜

扬州市、泰州市、南通市就是官方认可的苏中地区。

水具有包容一切的博大胸怀。放眼中国,承接江河入海的省份以江苏首屈一指,江苏人所具有的开放包容的性格,或许可以从中找到源头所在。

以原苏南行署区、苏北行署区,华东大区直辖的南京市,恢复组建江苏省。

图片 16

江苏省,在地理上习惯分为苏南、苏中、苏北。

人们在拥有的时候往往不知道珍惜,一旦失去又是多么可怕!好在江苏人是善于面对现实、反躬自省的,这些年来,江苏大手笔治水,仅太湖治理就投入了300多亿元。如今再到太湖鼋头渚、南京秦淮河、南通濠河看看,碧波荡漾、绿水畅绕的情景又开始回来了。虽然花了不少钱,但这些钱必须花、花得值。

在衣冠南渡前,江南是单纯的地域名称,真正代表地区经济文化鼎盛的是江东或淮东,是指长江淮河下游东部的经济文化发达地区,并无南北界限。

万里长江在江苏境内被赋予了一个颇具诗意的名字——扬子江。没有了金沙江的奔腾激越,没有了川江的险滩急流,也不像荆江九曲回肠,长江至此江面开阔、水静流深,浩浩汤汤与大海相会相融。就像人的一生,青春期总有些叛逆,血气方刚时不免躁动,待到阅历和历练多了,方才变得深沉含蓄、大度平和。

学地理的时候,老师没有教过我们江苏有苏南、苏北之分。一般来讲,是以长江为界分为了苏南,苏北,也不会被经常提及,新闻报到的时候可能嫌读那么多城市名字太麻烦了,就用了苏南五市,苏北等等代替,逐渐形成了默契。

我看在人的修为上,还可以有一个“两师”之说——以镜为师、以水为师。

苏中地区包括:扬州、泰州、南通。
苏中地区是江苏乃至全国一个重要的地区。特别是扬州,历史上曾有过几度辉煌,隋、唐、明、清时都是全国最大的城市之一,左右了全国的经济、文化形势,其繁华和风采被文人骚客传唱至今。苏中的繁盛,得益于运河的开通和漕运、盐运的兴起;苏中的衰落,也主要因为缺少现代化的交通,区位优势渐失所致。

常州的淹城是世界上唯一一座三城三河形制的古城,距今已有近3000年的历史。运河四大名城,江苏占了三座——苏州、扬州和淮安。

我,非江苏原住民,现苏州工作。说说我周围江苏人的划分方式。

责任编辑:

江南一词取代江东成为经济文化鼎盛地区代表,最早起源于第一次衣冠南渡,吴文化南退时期。

图片 17

谢邀!

——摘自回良玉《七情集》

苏南行署区、苏北行署区,既是以长江为界,划分苏南、苏北两个行署区的,也就是当时苏南、苏北地理概念。

今时今日,江苏继续传承着崇文重教的传统。在江苏出生的两院院士人数全国最多,江苏高等教育毛入学率、普通高校数量、在校大学生人数等,均居全国前列。以紫砂驰名的宜兴,也是全国著名的“教授之乡”、“大学校长的摇篮”,以至于有“无宜不成校”之说,从这里走出了25位院士、近百位大学校长、数千名教授。

有一个故事很有趣儿,说的是:南京某知名大学宿舍,住着俩苏南姑娘和俩苏北姑娘,一共四个大美女。立秋后,苏北姑娘买回一个大西瓜,切成四块,每人一块;苏南姑娘买回个柚子,去了柚子皮,小心冀冀地取出一牙牙儿,切成四份。其余的柚子收藏起来。

进入当代社会,滔滔长江既给江苏带来了航运之便和水源之足,也成为苏中、苏北接受上海和苏南辐射的一道天然屏障,致使大江南北在经济发展上形成了明显的梯度落差。破解这里的发展难题,还需做好舒经活络的文章。

三、但是,江苏省长江以北的地区,既苏北地区,地域较大,所以,长江以北,现在人们习惯上又划分为苏中、苏北地区。

江苏的山大多不高,但山因水而秀美,水缘山而朗润。镇江三山夹江耸峙,大江壮其声色,中泠泉水增其雅致;苏州虎丘号称吴中第一名胜,剑池平添三分神韵,憨泉更显一般灵秀;连云港花果山雄峙黄海之滨,俯瞰浩瀚海波;南通狼山卧于海头江尾,是江海平原唯一浅丘,高仅百米却位列佛教八小名山。

以前“苏中七战七捷”,指解放战争初期华东野战军在江苏苏中地区取得的连续7次大胜,具有解放战争初战的性质,鼓舞了解放区军民的信心。今在江苏海安建有苏中七战七捷纪念馆。但是人们很少提起苏中这一地理概念。

海纳百川 开放包容

到了清末,取长江取代运河,漕运衰落,江淮地区即使繁荣不在,却也是全国数得上的富庶之地,导致近代江淮地区衰落的真正原因,是民国时期著名的花园口决堤,从此江淮地区十年九涝、大量的土地盐碱沙化、百万人流离失所…江北彻底沦为民不聊生的黄泛区,大量的淮、扬、盐、通难民涌入江南、上海,从事最底层的劳动谋求生计,在江南和上海买办阶层的蔑视中,苏北一词诞生,但此时也只是口头称呼,并无行政定义。

择水而居、逐水而迁,可以说是人类活动的一大特征,也是人类文明发展的重要依托。而城市作为人口集聚的载体,其形成和发展往往与水息息相关。江苏的城市,更是因水而兴、因水灵秀。

明清时期,得益于运河和盐运(漕运督府驻淮安、两淮转运司驻扬州),江淮地区再次盛极一时,号称天下粮仓在两江,两江粮仓在两淮。这时江淮地区的代表词大概就是漕运、盐商、淮扬菜、南船北马、天下粮仓…

水是生命之源、生产之要和生态之基。有水的地方,就有生命;有水的地方,就有生机。农耕文明发祥繁盛之处,皆为淡水资源丰富之地。一旦淡水资源贫乏枯竭,文明就会走向衰落甚至消亡。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江苏的江淮地区便是当时的江东或淮东,上游安徽地区称江右、淮右,比如明太祖就经常自称老子淮右布衣…

若是承平盛世,则各地精英汇集于此,或游学、或经商、或为官,虽文化各异,方言混杂,但当地居民始终以包容的姿态予以接纳,各地财富在此流通和沉淀,文化随之汇聚和传承,江苏也渐成富庶之乡和人文渊薮。

人人都知江南好,千百年来诗词歌赋赞美江南,吟诵江南,烟雨朦胧的江南在那儿呢?只能是人们心中有江南,具体是那儿,是浙江是江苏,是苏州还是杭州,是西湖还是还是太湖,诗人自己都搞不清,何论咱斗升小民也。

文 / 回良玉

江苏省的地理划分很有意思——长江以南是苏南地区;淮河以北称为苏北地区,而位于长江和淮河之间的,则属于苏中地区。长江以南,有苏州、无锡、常州、镇江和南京等城市。苏南地区是江苏经济最发达的区域,也是中国经济发展最快的区域之一。

图片 18

镇江在苏南的位置显得有些尴尬,特别的低调,直到人们吃饭时候,才会想起有一种绝品叫镇江老陈醋!GDP排名全省倒数第四,很多外省人甚至以为镇江是在苏北,但人家的人均GDP是妥妥的全国领先!

上善若水 为水所润

安徽省基本上以长江为界,拆分设立皖南、皖北行署区。1949年,中央人民政府针对江苏省的历史、现实情况,主要是针对长江以北为老解放区,长江以南为新解放区,将江苏省拆分,设立两个省级行署区。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