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我是“拆二代”,不是“富二代”

01

大家总说,一片旧楼倒下去,一群富豪站起来,而成长在这些家庭中的“拆二代”也成为一个热词。

姐姐说,看到我用粉笔写在院子里dun(山东方言,囤积粮食的容器)上的字:“2017年5月5日,新的生活,再见!”,心里别是一番滋味。

网络上甚至有“嫁不到富二代,还有拆二代”这样的戏言。

弟弟说,好想再看“你”一万遍,谨记于心,留住思念。

然而“一夜暴富”的降临,对于“拆二代”而言,是否就真意味着走上人间巅峰,生活已发生翻转,再无烦恼忧虑可言?

有时,走在北京狭窄的胡同里,不同繁华大道的是,两旁的树木簇拥着悠长的巷子,越走巷子越深,家家亮起灯光。还有,路过家属楼时,飘过的葱花香,总感觉这里才是家的味道。可寻啊寻,却发现没有一处隅角属于你。

我们找到了几位青岛“拆二代”,来听听属于他们的真实故事。

孤单不可怕,可怕的是你曾体验过相聚的美好,然后它转瞬即逝再也不复回。

图片 1

家里拆迁已将近半年,我们总在不时的想念那个小院子,西南方位临近大路,还有一片在炎夏时,蝉鸣涌起的小树林。

01 搬迁之后,生活条件改善了

想念那个永远不再灯火通明的村庄。

@耳东陈

02

没拆迁之前,我家住的是平房,条件很差。

拆迁的消息传了很久,一年又一年。爸爸说:“但当这一天真正的到来时,心里还是受不了”。

环境很脏,而且青岛容易返潮,就会让人非常难受。

当时,政府通知3天全部拆完,找临时住的地方、搬东西等成了村民要赶紧忙碌的事情。他们没有时间拍照留念,没有时间重温曾经的家庭团聚……

还有一些安全隐患,用煤气做饭,冬天冷不开窗。

为了能赶上拆迁的最后时刻,我决定请假回家。记得在火车上,透过车窗,看到一排排的村落,它们被四周的田地包围,似一幅美丽的田园风景图。

有一天晚上煤气漏气了,幸好我爸半夜醒来一次,及时发现给关了,把窗户打开。

黄昏时分,家家的烟囱燃起,邻居家奶奶蒸的菜包子飘香。吃完饭后,大家聚在村头一起乘凉唠嗑,谈谈各自的子女最近的状况,亦或是方圆几里的谁家姑娘该说婆家了……聊的尽兴时,有组织者会吆喝大家一起玩扑克或麻将,犬吠声、树叶婆娑声、菜园子、吆喝声等,都成为一个村庄最温馨的元素。

现在想想挺后怕的……

大城市的楼很高,高到听不到小贩的叫卖声;大城市的楼很干净,净到体验不到在草地捉蚂蚱的乐趣;大城市的楼很密,密到拉不近人们心与心之间的距离。

拆迁以后,环境非常好,很干净,小区有花园,我们三口家住的也很宽敞,各种用电、线路都很安全、规范。

03

我常常说,与其说我是一个“拆二代”,不如说我是时代进程的受益者以及见证者。

拆迁前一天,家里被搬的乱七八糟。以前总招待重要客人的八仙桌,摆在院子中间,任风吹雨淋;爷爷亲手编制的小筐仍在角落;暖壶、镰刀、水缸等这些陪伴我们的老物件,搬到一个新环境时再也不需要。

图片 2

邻居爷爷说:“拆迁得xia(山东方言,浪费之意)不少东西!”

02 搬来搬去,生活没什么变化

为了在小院子再多呆一夜,弟弟说:“我们今晚再在东屋的炕上睡一夜吧”。没有席子,没有被子,到处都布满了灰尘,再也不像个家的样子。

@叶子

04

我家是长沙小区回迁的,生活习惯上来说没有变化,生活圈还是那么大。

拆迁当天,天气阴沉,从村东到村西2个挖掘机开始拆。

我们那里,交通不是很方便,有一个小夜市也要做几站车去。

要很久才能排到的村民,早已都在等待。看着挖掘机一下推倒住的几十年的家,有人欢喜有人忧。

跟小伙伴点上一大碗麻辣烫吃,吸溜吸溜地吃完,出去逛一逛,慢慢走回家。

从接到拆迁通知,就一直心情很低落的大爷,来回走动着,从这头到那头。

路上会看到卖肉串、卖臭豆腐的商贩,一闻到香味就走不动路。

当我给他说话时,看到他晕红的眼眶。他对我说:“我们这些上了岁数的老人,还是希望有个自己的院子,多方便,不愿意住楼”。

现在生活圈没太变,也是要坐几站车,到洛阳路转一转,逛逛夜市,到青科大看一看走一走。

后面的婶子特别的开心,说:“我家儿子正好刚到结婚的年龄了,这下容易娶媳妇了”。

走在校门口,看到那些推着小车卖烤冷面、羊肉串的商贩,还是同样的走不动路。

拆迁人员在拆之前,领着一批人测量每户人家的房子和院子的面积,东西测完南北测。在他们眼里,早已习以为常。

图片 3

邻居爷爷录下整个拆迁的视频,现已刻成光盘。在他心里,有着太多的牵挂与不舍。

03 拆迁后,没了温情。

挖掘机的涌动声,房屋瓦砾的碰撞声,将整个村庄夷为平地,像发生过一场战争。

@小金

一铲又一铲,一波尘粒未散又起。

我家拆迁算比较早的。

图片 4

我以前的村里,家家户户都是一个院落,还有一些甚至是几户人家住在一个院子里面,大家人际关系非常和谐。

我看到房屋倒塌的最后一刹那,有一只麻雀从中飞出,它拍打着翅膀,停落在家门口的电线杆上,观望着……

那时候,一户人生了孩子,一条街乡的邻居都知道。

05

晚饭的点最热闹,谁家醋不够了就去拿,谁家包饺子了,还会给隔壁送一碗,吃过晚饭大家一起坐在外面聊天。

拆迁后的村民,被分散在各个地方。有的去了闺女家暂住,有的去附近租了套房子。

后来,拆迁安置后,一扇铁门隔开了邻居,谁都不愿意敲开它去互相了解。

我们暂时住在姑姑家对门,姑姑特别开心,说:“这辈子都没想到,我们还能住这么近”。

邻里之间再也没有小时候的感觉了,连对门是谁都不认识。有些落寞。

尽管分散各地,邻居爷爷会骑很远的车,来找爸爸聊天。偶尔在集市上遇见好久不见的大娘,还会大老远地打招呼。

图片 5

拆迁,拆掉的只是房子,希望还有许多挂念与留恋。

04 因为拆迁,兄妹翻脸

小院子,想给你说个“迟到的再见”。

@峰哥

等到春天,枣树绿叶再萌发,你还会看到我们期盼吃到新鲜枣的样子吗?

对于拆迁,我体会最深的是,我父亲和姑姑的关系。

等到夏天,2棵梧桐树为你遮阴,踩在下过雨的地面,和你一同欢悦。你还想看到,我们一家人坐在院子里,一起吃妈妈做的煎茄子吗?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