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她刚刚一周岁的那天,邓府为她过生日,府中上下都送礼物给她,母亲送给她一枝花,她抓过来扔掉了;父亲送给她一块碧玉,她又抓过来扔掉了;其他人送的东西,她连看都不看一眼,就用小手拨到一边去了。最后,祖母给她拿来一本书,她却抓过来翻个不停。祖母高兴地说:“常言道:‘将门出虎子’,看起来我们家要‘将门出才女’了。”从此,祖母对邓绥便另眼相看,十分喜欢,而且承担了每天教她读书识字的任务。

明帝去世以后,刘旭即皇帝位,为汉章帝。章帝在位十三年,三十一岁时去世,刘肇即皇帝位,为汉和帝。刘肇登基时,年仅十岁,窦太后临朝执政。

小邓绥的确聪明,过目不忘,祖母每天教十个字,她会十个;教一百个,她能记一百个。到她四五岁的时候,祖母感到再教邓绥已是力不从心了,索一性一命儿子给她请来一个家庭老师,开始教她学起《四书》、《五经》来。当邓绥长到六岁的时候,已能诵读史书;到十二岁时,便能熟读《诗经》、《论语》,而且能解说微言大义。

皇帝大婚是朝廷的一件大事,尤其是少年有为的皇帝,更要大张旗鼓。和帝大婚的准备工作便是广选天下美女,充实后宫,再从中选出两位作为候选人,以备定夺。两位候选人选出来了,一位是大家族阴氏阴纲家的女儿;一位是大豪族邓氏邓训家的女儿。

东汉明帝时重视太学,并在南宫创办了贵族学校,让外戚樊氏、郭氏、一阴一氏、马氏等子弟入校学习。邓绥的哥哥们借助一阴一氏一门的关系,得以到学校读书。因邓绥是女孩,不得人校学习。但她不甘心,便找来一经书自学,遇有弄不明白的地方,便等哥哥们下学回来后请教,她提出的一些问题,往往连哥哥们也回答不出,只好由哥哥带到学校问老师,然后再来给邓绥解释。为此,家中上一上一下一下,都常常在开玩笑的时候叫她为“诸生”。

更始元年六月,刘秀如愿以偿,在宛城娶阴丽华为妻,时年阴丽华十九岁。接着,刘秀赴任洛阳。阴丽华不能随刘秀赴任,便依旧送归新野。刘秀称帝后,阴丽华被接到洛阳皇宫,进封为贵人。

邓绥说:“并非我不知道痛,实因祖母太疼一爱一我,倘若我叫起疼来,祖母一定会自责难过的。所以,我宁可忍受一点皮肉之苦,也不愿祖母由此而伤心啊!”

三年丧期刚满,又遇上宫中例选。邓绥恢复了日常饮食,越发显得风姿绰约,亭亭玉立。邓家是豪门巨族,深知这样家族的女子选送进宫,在众多的美女中更容易引起皇上的注意和看重,机会更多,入宫便会册封嫔妃,而皇后之位一直空着,邓绥入宫后有可能荣登后位。

邓绥是东汉和帝的皇后,以谦和忍让与贤慧而着称,连临两朝听政而显其才,可谓中国历史上一个杰出的女政治家。

邓绥天资极好,从小就受到了良好的教育。邓绥过人的聪明和仁厚的天性在她很小的时候就体现了出来。史书上记载说,邓绥五岁的时候,祖母即太傅公邓禹的夫人有一天替她剪头发。小邓绥文静、秀雅,很得祖母的喜爱。可是,祖母毕竟年事太高了,老眼昏花,哪里看得清头发?祖母操持着剪刀,一下手就把小邓绥的额头给剪破了,血顿时就往下淌。

公元105年和帝死后,她连着两朝辅佐幼帝,前后听政长达十六年。听政期间,她整顿纲纪,以经治国,注重教育,重用人才,勤政一爱一民,未有大失,充分显示了她的卓越才华。

窦太后控制朝政当然是通过窦氏家族来完成,朝中一应高位、要职都落入窦姓手中。和帝刘肇一天天在宫中长大,渐渐知道了自己的身世,知道自己的母亲梁贵人忧伤而死,而忧伤的原因是外公梁竦被窦太后陷害身亡。和帝将这一家仇默记在心中,不动声色,只求来日机会成熟,再行复仇雪恨。

邓绥自幼不仅一爱一读书,且善解人意,从不愿做别人不满意的事,也不愿说别人不满意的话。已经说过,邓绥自从生日那天抓了一本书,祖母很是喜欢,主动教她读书识字。后来,自从给邓绥请了老师,祖母总觉得不能给孙女做点什么而有些内疚。此时,邓绥虽然只有五岁,对祖母的心情却体贴入微。为了不让祖母内疚,她便主动去找祖母为自己理发。

有一天阴氏到邓绥的闺房,见邓绥正手捧书籍,贪婪地阅读。阴氏便笑着向邓绥说:“乖女儿,你不学些女红家事,天天就这么读书,难道要做个女博士吗?女儿家终是要出嫁的,你不学点女红家事,将来如何治家?”聪明乖顺的邓绥见母亲这样说,虽然自己不喜欢女红家事,但还是听从了母亲的话,白天学做女红,晚上学习诵读。邓绥喜爱读书,诵习不倦,越发显得文静秀气,气度不凡。父亲邓训见这个小女儿天赋不凡,才华横溢,心中十分喜欢。父女俩关系融洽和谐,感情很深。邓绥13岁时,不幸降临到邓家:其父邓训身患重病,不久便离开了人世。邓绥正赶上宫中选美女,但因守丧,便不能入宫。邓绥悲泣哀哭,祭悼着自己的慈父,居家守丧。三年中,邓绥谨守丧礼,不吃荤腥,不事音乐游乐,形容憔悴。家人和亲属、仆役都对邓绥十分爱怜,也十分敬重。

邓绥,原籍南一阳一新野人,公元80年出生在一个贵族世家。她的祖父邓禹,是东汉的开国功臣,以战功卓着被封为太傅,晋爵高密侯;她的父亲邓训,官为护羌校尉;她的母亲一阴一氏,是东汉开国皇帝刘秀的皇后一阴一丽华的侄女。

马皇后通晓诗书,好《春秋》、《楚辞》、《周官》和董仲舒书。马皇后天资聪颖,为人朴素,不喜交游。侍奉明帝时,谈及政事,明智的马皇后多有高见,禆益政务。特别在连年不解的楚狱问题上,罪犯重刑之下,牵连蔓引,入狱者不计其数,马皇后进言明帝,切莫株连无辜太多。明帝感悟,大加赦免。明帝深爱着马皇后,也极尊重马皇后。章帝即位,尊马氏为皇太后,打算将舅舅马廖、马防、马光封为列侯,太后多次拒绝。马太后说:“古往今来,豪宦富贵人家,禄位重叠的,就像一年结两次果实的树木一样,根基必伤!”

祖母说:“孩子,我年纪大了,眼也花了,理不好,还是让你母亲去理吧!”

《宴饮观舞》阴丽华容貌雅丽,心性仁慈宽厚。刘秀想立阴丽华为皇后,阴丽华婉言拒绝。刘秀便立郭氏为皇后,阴丽华跟随在刘秀身边。建武四年征讨彭宠时,阴丽华在元氏生下一子,取名刘庄,便是后来的汉明帝。建武十七年,郭皇后被废,刘秀立贵人阴丽华为皇后。刘庄即皇帝位,为汉明帝,母亲阴丽华尊为皇太后。阴丽华身为东汉开国皇帝刘秀的皇后,又是守成君主刘庄的母亲,阴氏家族能不贵极天下?

在她六岁的时候,就有一个雅号叫“女诸生”,即女秀才的意思。由此可知,她在童年的时候,就已经是一个很有学问的小才女了。

窦太后是位工于心计、善玩手腕的铁血女人。窦太后是陕西扶风平陵人,是大司空窦融的曾孙女,父亲是窦勋,窦太后是长女。建初三年,窦氏和其妹一同被选入章帝后宫的长乐宫,获得章帝的爱幸,第二年便被立为皇后。窦皇后天生美貌,为人机敏,长年专宠后宫。在此之前,宋贵人替章帝生下了儿子刘庆,立为太子,梁贵人替章帝生下了儿子刘肇。窦皇后专宠后,一直没能怀孕生子,心中十分妒恨。窦皇后多次在章帝面前进谗言,汉武帝刘彻的祖母窦太后陵说宋、梁二人不仁,迫令宋贵人自杀,皇太子刘庆也被废为清河王。窦太后又将梁贵人所生的儿子刘肇收为养子,为自己抚养。建初八年,窦太后作飞书,就是以匿名信的形式,诬陷梁贵人的父亲褒亲愍侯梁竦。梁竦被处死,梁贵人也随之忧愤而死。窦太后控制着年轻的和帝刘肇,以皇太后身分统驭天下。

公元92年,十二岁的邓绥因其才华和贤慧被汉和帝刘肇选入宫中,立为贵人。由于她自幼知书达理,心胸豁达,人宫后恭顺谨慎,进退有法度,深得和帝一宠一爱一。

邓家商讨此事。邓绥的叔父说:“邓绥长得很漂亮,又是个才女,一定造化不小。不是说邓绥在10岁时,有几次做梦,梦中自己用手摸天,还仰起头,饮吮着青天下的石钟乳?要知道,这可是登天之象,正应着这次入选,荣登皇后之位!”这番话当然令在座的家人高兴。谁都知道,一旦有女子入主皇后宝座,家族便会鸡犬升天,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邓绥的母亲阴氏便接口说:“这闺女可能真的不是常人。前几年请了一位大师算卦,大师听了这个梦,半天不说话,最后才惶惶地说,这是贵象,此梦吉不可言。古时帝尧就曾梦中攀天,帝汤也曾梦中仰头吮天,他们不都成了垂名万世的帝王?这是大吉大贵的梦象!”众人听得心花怒放,觉得这皇后之位非邓绥莫属。邓绥的另一个叔父满怀希望地说道:“是啊。当年太傅公就曾说过,说我统兵百万,没有妄杀过一人,日后邓氏家族必兴!看来我邓家有神灵保佑,蒙受福运,该好生祭祀祖先、神灵。”邓绥的哥哥邓骘也说:“章帝的时候,父亲受命去晋北,调查滹沱河石臼河的漕运工程,见工程浩大,工役不堪其苦,父亲立即上奏,请求停止工程,让民休息。皇上允准了这一奏请,这下不知保全了多少河工的性命。”

左右侍女见了,都未敢吱声。事后,侍女们问邓绥:“明明伤着肉了,你为什么说没伤着?难道你不知道痛吗?”

小才女邓绥手不释卷,志在浩瀚的经史典籍,以至家里的人都称她为诸生。邓绥日渐长大,从不想着女工、女红,只是一天到晚不知疲倦的地读书。邓绥的母亲阴氏便有些担忧,觉得小女儿如此热衷学业,不事女工,将来嫁出去该是如何?好在邓家是豪门大族,想必嫁给的人家也是巨室,不在乎女子必得会些女工、女红。但这毕竟是女子的本分,是应学会的生活技艺。

她的父亲见她秉赋不凡,很是器重,每遇到疑难问题,总要先听听她的意见后再定。她的母亲一阴一氏见她酷一爱一经书,不习女工,曾责备她说:“你一个女孩家,不学针线,专习经书,难道想做女博士吗?”邓绥听了,只是一笑,不做回答。不过,为了不让母亲生气,她便白天学女工,夜间读经书。

经过寻访,终于找到了一个能预卜未来的相士。这位相士名叫苏文,是闻名洛阳城的神算大师。苏文被请到了邓府,坐定以后,叫邓绥出见。苏文放眼细看详察,只见这位端庄秀雅、亭亭玉立的女子,身高一米六六,皮肤白皙,宽眉,凤眼,胆鼻,薄唇,头发乌黑,眉宇间有一股灵慧之气。苏文大师暗自惊叹,这可是富贵之相,未来贵不可言!苏文默不作声,邓绥退到内室以后,苏文才对邓绥的家人说:“恭喜府上,小姐面相正合成汤之格:长身,宽眉;额高不露,凤眼;胆鼻,眼中黑白分明;端庄灵秀,步履泰然;声如鸣凤,音色纯正。这种面相,男必封侯拜爵,女则必为后妃。”

从此,祖母便经常给她理发。有一天,邓绥又来让祖母理发,祖母令侍女拿来了梳子和剪刀。祖母在这次为她理发的过程中,终因人老眼花,不慎用剪刀误伤了她的前额,痛得她不由得一动,祖母立即停止,吃惊地问:“怎么了,伤着肉了吗?”

邓绥随同一道入选的良家美女们就这样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走进了至尊至贵的皇家禁宫。邓绥身材修长,白皙,黑发,乳房丰满,十分引人注目,尤其在美女群中,越发显得鹤立鸡群,超脱不凡。但遗憾的是,邓绥进入后宫以后,一直没有机会见到皇帝,皇帝刘肇忙完政务以后,便去宠爱着的阴贵人宫中,享受着阴贵人的柔情,一同笑谈和玩乐。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