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的使者赫耳墨斯奉神衹之命从天上飞向海洋,来到俄奇吉亚岛卡吕普索的住地。赫耳墨斯在这美丽仙女的家里见到她。她马上就认出他是神衹的使者。但奥德修斯不在那里,他仍像往常一样坐在海边,含泪眺望茫茫的大海,心中涌起一股怀乡之情。

奥德修斯离开卡吕普索,船沉落水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卡吕普索的内室布置得非常漂亮。炉子里燃着熊熊的炉火,檀香木芬芳的青烟在岛上袅袅上升。仙女一面唱着迷人的歌曲,一面用金梭织着精致的绫罗。她的仙府坐落在白杨和松柏的浓荫中,树上栖息着歌喉宛转、羽毛美丽的鸟雀,还有雄鹰、乌鸦。葡萄藤攀缠在岩石间,翠绿的枝叶下悬挂着一串串晶莹的葡萄。有几道山溪流过长满紫堇、香芹和毒草的草地。

宙斯的使者赫耳墨斯奉神衹之命从天上飞向海洋,来到俄奇吉亚岛卡吕普索的住地。赫耳墨斯在这美丽仙女的家里见到她。她马上就认出他是神衹的使者。但奥德修斯不在那里,他仍像往常一样坐在海边,含泪眺望茫茫的大海,心中涌起一股怀乡之情。

她听到赫耳墨斯传达了神衹的决定后,惊讶得说不出话来。过了一会,她叹息着说:“啊!残酷而嫉妒的神衹哟!难道你们真的不愿意看到一位天仙许配给一个凡人吗?是我把他从死亡中救了出来。当时他抱着破船板,随波逐流,一直漂到我的海岛。今天,你们却在责怪我为什么把他留下,是吗?他的大船被雷电击中,他的勇敢的朋友们全都葬身鱼腹了,我以伟大的同情心接纳了这个落难的人,精心调理他,喂养他,还答应让他永葆青春,与天地同寿。但宙斯的旨意不可违背,那就只好让他回到海上去漂流吧。你们不要以为我会送他,因为我既没有水手,也没有船只!我没有礼物送给他,只能给他出个主意,告诉他怎样才能平安地回到他的家乡。”

卡吕普索的内室布置得非常漂亮。炉子里燃着熊熊的炉火,檀香木芬芳的青烟在岛上袅袅上升。仙女一面唱着迷人的歌曲,一面用金梭织着精致的绫罗。她的仙府坐落在白杨和松柏的浓荫中,树上栖息着歌喉宛转、羽毛美丽的鸟雀,还有雄鹰、乌鸦。葡萄藤攀缠在岩石间,翠绿的枝叶下悬挂着一串串晶莹的葡萄。有几道山溪流过长满紫堇、香芹和毒草的草地。

赫耳墨斯对她的回答很满意,便又回到奥林匹斯圣山。卡吕普索走到海边,对奥德修斯说:“可怜的朋友,你不必再忧愁了,我放你回去。你自己做个小木船!我为你准备一些清水、美酒和食品,还有一些换洗的衣服,并从岸上给你送上顺风。

她听到赫耳墨斯传达了神衹的决定后,惊讶得说不出话来。过了一会,她叹息着说:“啊!残酷而嫉妒的神衹哟!难道你们真的不愿意看到一位天仙许配给一个凡人吗?是我把他从死亡中救了出来。当时他抱着破船板,随波逐流,一直漂到我的海岛。今天,你们却在责怪我为什么把他留下,是吗?他的大船被雷电击中,他的勇敢的朋友们全都葬身鱼腹了,我以伟大的同情心接纳了这个落难的人,精心调理他,喂养他,还答应让他永葆青春,与天地同寿。但宙斯的旨意不可违背,那就只好让他回到海上去漂流吧。你们不要以为我会送他,因为我既没有水手,也没有船只!我没有礼物送给他,只能给他出个主意,告诉他怎样才能平安地回到他的家乡。”

“愿神衹保佑你平安地回到家乡!”

赫耳墨斯对她的回答很满意,便又回到奥林匹斯圣山。卡吕普索走到海边,对奥德修斯说:“可怜的朋友,你不必再忧愁了,我放你回去。你自己做个小木船!我为你准备一些清水、美酒和食品,还有一些换洗的衣服,并从岸上给你送上顺风。

奥德修斯不太相信地看着女仙说:“美丽的仙女,恐怕你心里想的又是另外一回事!你只有向神衹发誓,保证不暗害我,我才敢乘小船出海!”卡吕普索温柔地微笑着说:“你别害怕!大地、天空和地府都可为我作证,我一定不会陷害你!”说着,她就转身走了,奥德修斯跟在她后面。卡吕普索回到她的洞府,依依不舍地和奥德修斯告别。

“愿神衹保佑你平安地回到家乡!”

不久,小船做成了。第五天,奥德修斯乘着顺风出海了。他坐在船舵旁小心地掌着舵。

奥德修斯不太相信地看着女仙说:“美丽的仙女,恐怕你心里想的又是另外一回事!你只有向神衹发誓,保证不暗害我,我才敢乘小船出海!”卡吕普索温柔地微笑着说:“你别害怕!大地、天空和地府都可为我作证,我一定不会陷害你!”说着,她就转身走了,奥德修斯跟在她后面。卡吕普索回到她的洞府,依依不舍地和奥德修斯告别。

一路上,他不敢睡觉,注视着天上的星座,依照卡吕普索在分别时告诉他的识别标记前进。

不久,小船做成了。第五天,奥德修斯乘着顺风出海了。他坐在船舵旁小心地掌着舵。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