③老人同意而姑娘拒绝,经女方父母默许,以抢婚形式强制缔结婚约。

在滇东北彝区,抢婚以与凉山不尽相同。一般抢亲没有太多的顾忌,而常常是明确目张胆地纠合亲友,持械支到平素渴慕的女子家中,或伺机于途中,把女子捆起来,挟上马,任凭女子嚎哭叫骂,抢亲者无不以胜利为荣,沿途高歌,戏弄被俘女子,凯旋而归。若情敌从后边袭击追来,则免不了一场争夺战。胜者掳回顾女子,遣人送其回娘家。然后男方派人向女方正式提婚,然后择吉日迎娶。

④家庭富有人家的子弟,看中人家女子,不经行聘强行抢夺。女的被抢到男家后,当晚男家光赠女方一些钱物,由男家的女眷陪睡,并进行劝说。第二天男方杀猪、宰鸡、置洒,主动去女家赔礼,如女方父母同意此事,就不追究,会收下财礼,并立即开亲;反之,则会公开警告男方,令其交回姑娘,否则就会发生械斗。

在彝族社会中,抢婚这种婚俗尚留有古代掠夺婚姻的遗形。过去凉山彝区这一婚姻形式有两种情形。一为强行抢婚。同一等级可以通婚的男女由认识而相爱,进而有了完婚的要求,但因经济状况、社会性地位的某些差异等原因而被拒绝,以致不能不采取非和平手段来达到结婚的目的。也有强霸者,得知某女美艳,业已许人而自己欲据为己有,遂约同八九个强汉,于女家不知不觉中骤然实行抢劫。彝族习惯法是承认掠夺婚姻有效的。二是假抢婚。其中又有两种情况:一是男女双方都嫌婚礼程序繁杂,花钱太多,经过协商,决定以抢亲的形式举行婚礼;二是男方或女方已经结过婚,配偶死亡,为了变凶为吉进行抢婚。假抢婚不过是一种形式而已。

①当婚男女已经恋爱情深,愿意结合,但女方父母不问意,于是男方就邀约几个人把女方抢过来,造成既成事实,再托人带礼全和礼物送到女家赔礼道歉,迫使女方父母承认。

抢婚习俗

抢婚在水族社会中,解放前是极其普遍的,社会舆论也支持这种行动,认为那儿也是做人,去就算了。解放后,经过一系列社会政治改革,妇女得到了翻身解放,随着时代的进步,这种抢婚的现象已经绝迹。

“尼查玛”婚是以母系为主招夫而男不过门,仅到女家偶居为
特点的一种古老婚俗遗风,过去仅存于云南永胜县的彝族支系他鲁人中。解放前,他鲁支彝族社会虽早已进入了封建地主经济的发展阶段,但其婚俗中的原始形态却非常突出。他鲁人婚姻有正式和非正式两种。非正式婚姻关系即为“尼查玛”。一般他鲁人女子到十五、六岁,便开始与氏族以外钟情于她的男子缔结“尼查玛”关系过自由的性生活。这时,姑娘要住进一间家中专为未婚女子过自由性生活而设的被称为“诺马锡格”的房子里,这种小房子多建于正盲文以外,如家中住房系四合院,则建于院落之外。他鲁青年男女主要通过两种方式结成“尼查玛”关系。其一是一男一女互相追求,求爱方式多为唱情歌,到解放初已不行对歌,而代之以一套隐语。如男方说:“我从很远的地方来找你。”女方回答:“从这样远的地方来,不是找我还能找谁?这里站处没有坐处没有,很对不起你”。这样便结成“尼查玛”关系,男子就可以不时来姑娘居住的诺马锡格中偶居。

水族历史上抢婚有这样几种情况:

其二是一群小伙子到一个姑娘居住的诺马格中去玩耍,最后由姑娘来决定留下愿意与之缔结“尼查玛”关系的那个小伙子。“尼查玛”关系维持多久,要由男女青年的意愿决定,少则一两天,多则十几年。这种“尼查玛”婚所生子女尽管大都“知其母而不知其父”,但与正式结婚所生子女一样,丝毫不受社会歧视,姑娘未嫁而生子女与携女抱子而嫁都是极为普遍的,男家以这些子女也视若己出,将来同样分给财产。这种婚俗形式实际是原始群婚习俗在一夫一妻制中的一种遗存。

抢婚,又叫掠夺婚,是古代民族部落外婚时期用战争手段俘获妇女的一种野蛮的强制的婚姻形式。随着社会的发展,抢婚早已在历史中消失了。现代许多民族的抢婚,从内容到形式发生了许多变化,即由原来的真抢变为摹拟性、象征性的婚姻习俗。这种习俗,在水族社会中,还可以看到一些蛛丝马迹。

服务婚习俗

②男方求婚不遂,在女方退回彩礼明确拒绝后,男方就约人将女方抢走。

图片 1

彝族婚姻的习俗惯制,在婚姻的构成形式上呈现出多样性的特点。从各地彝族的婚俗来看,主要有以下一些婚姻形式。

这种婚俗是凉山奴隶制社会中特有的一种婚姻形式。一般呷西、阿加成年以后,主子为了稳定他们的情绪或获得娃子就要为之配婚,彝语称之为“鄂错”,即配成双之意,配婚之权力由主子操纵。如未婚的男性阿加,一般由主子配与自己所属的女呷西或所属的阿加女儿为婚。未婚的阿加女儿由主子配婚,但也可由其父母在征得主了的同意后嫁与其他阿加,但其身价银子应全部归于主子。此外,阿加在向主子赎取自己婚权后也可自婚。阿加与呷西之间不存在等级间的婚姻限制,但依然有血缘的界限。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