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赫鲁晓夫的一个孙子在学校里被校长问起他爷爷在退休期间干些什么时,回答是“我爷爷在家里哭”。多年后在被问及同样问题时,赫鲁晓夫的家庭厨师的回答也差不多:“他坐在家里哭,一直哭。”

1971年,赫鲁晓夫最后一个生日与妻子合影。

在1964年10月突然被剥夺一切职务之后,赫鲁晓夫进入了一种实际上处于软禁状态的退休生活。被退休初期,赫鲁晓夫被曝在家一直哭。

下台第一天两次被换车

赫鲁晓夫被退休后,继任者勃列日涅夫亲自为他落实了待遇标准:有一辆轿车,一套郊外小别墅,还有一笔不错的特殊养老金。

据美国人陶伯曼在《赫鲁晓夫全传》中说,赫鲁晓夫退休后非常消沉,吃了安眠药还是一夜未眠之后,早饭几乎都没有动一下。然后,他语重心长地告诉新任安全负责人:你得到了一份十分单调乏味的工作,现在我已经是一个赋闲在家的人。我不知道如何打发时光,你会和我一起在沉闷中耗费生命的。

可是,赫鲁晓夫退休第一天的生活不仅不沉闷,家中甚至又发生了一次政变,不过,地点是在车库。那天早晨,那辆只有苏联几位高级领导人才能享受的伊尔牌豪华轿车开走了,先是换成了一辆算得上中高档的海鸥轿车,当天晚上,海鸥也开走了,又被换成了一辆再普通不过的黑色伏尔加,据说还是二手的。

在赫鲁晓夫之子谢尔盖的笔下,这次换车事件是父亲因反特权而遭到的报复。据他在《赫鲁晓夫下台内幕及晚年生活》中的回忆:一位长官回忆起父亲曾不止一次地试图取消或者至少削减专用小车。父亲这一倡议曾引起各级领导人的强烈不满。如今轮到他们出气了,甚至有人给我们转达了某位匿名长官的话:他不是想让我们坐伏尔加吗?现在就让他自己来试试吧。

当赫鲁晓夫的一个孙子在学校里被校长问起他爷爷在退休期间干些什么时,回答是我爷爷在家里哭。多年后在被问及同样问题时,赫鲁晓夫的家庭厨师的回答也差不多:他坐在家里哭,一直哭。

被新领导层看做巨大威胁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被剥夺了一切权力的终日以泪洗面者,仍然被苏共新一代领导层看做是巨大威胁。

赫鲁晓夫退休后不到10天,苏共在红场举行了盛大的航天英雄欢迎仪式。赫鲁晓夫在莫斯科的家中看了几分钟电视直播之后,让司机带他到郊外别墅散散心。一个小小背景是,去郊外别墅的路一开始是和红场同一方向的。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