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许多年,在埋柏芳姑娘和祁白勇死去的地方,长出一块突出的岩石,在岩石上长出了一棵柏树和一棵漆树。柏树长年青翠。

柏芳自被狠心的父亲关在小屋里以后,她每天从窗里眺望着来来往往、成千上万的背矿人,见他们一个个不断地喘息,一个个汗水如洗。尤其是当她看见自己心爱的人祁白勇,身带重病,拖着镣铐一次又一次,一袋又一袋地从矿山背矿往炉子里去炼,每次从她的眼前经过时,都使她心如刀绞。

可是,不久,这事让她父亲知道了,顿时火冒三丈,立刻叫家人把柏芳关在一间小屋里,不让她出来与祁白勇相见,同时又把祁白勇押送县府,控告他是奸污犯。县太爷受了三老板的重贿,不分青红皂白,不许祁白勇说理,处罚他十年苦工,不发给工钱。从此,可怜的祁白勇这个年青小伙子,不分昼夜地干苦活、重活,不得与外人接触,受尽千般折磨,常常吃不饱,睡不好,于是身体日浙衰弱,后来竟病倒了。狠心的三老板还逼着他干活,不让休息。有一天,他背着沉重的矿石走到半山腰,由于病重体衰,一步也无法移动,只得坐下歇口气,却被监工劈头就是几鞭子。祁白勇重病缠身,哪能顶得住,一下摔倒在地,睁着一双大眼咽了气。

当时这个厂的大老板是个洋人,二老板是个外省人,三老板是个本地人。三老板有个女儿叫柏芳,年刚十八岁,是一个良心好的姑娘。她看到祁白勇为人诚实,心里渐渐地爱上了他。她常常偷偷找祁白勇,他见她不象其他富家女,而是心地善良,也喜欢了她。

漆柏恋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七怪生来八怪生,

漆柏恩爱情谊深。

漆树紧紧抱住柏树。两树盘根错节,相依相偎,顽强地抵风霜,抗严寒,至到如今,这一带地方的老百姓,都说这两棵树是祁白勇和柏芳变的。人们同情这一对恋人,都很注意保护这两棵奇特的树木。

相传在两百多年前,莫卜厂的铜矿初初开采,布拢地方有个青年小伙子,姓祁,名白勇。他刚满二十岁那年,因家里贫穷,生活所迫,听到莫卜厂铜矿招工,他为了要养活自己的阿爸和阿妈,从百里之外来到铜矿,以最低等的待遇当了矿工。因为他工作老实,生活也朴实,每天出人矿洞数他趟数最多,又背得多,所以,矿工们都很敬佩他。

漆树抱着柏树根;

这天,柏芳照例在窗前眺望,一个个矿工过去了,却不见祁白勇,正在心慌意乱时,一个名叫罗娘的老太婆走来,悄悄地把祁白勇惨死的情景告诉了她。柏芳一下如五雷击顶,心如刀绞。她恨不得把关住自己的小屋推倒,出去看望自己心爱的人一眼。她呼天唤地,央求父亲放她出去。三老板以为祁白勇死了,女儿该心回意转了,也就无所谓地放了她。

却说莫卜厂铜矿,就因为老板们做事无天良,只顾抓钱,却不顾矿工的死活。由于洞子镶得不牢固,地壳震动,便落成了一个大陷塘,成了现在莫卜厂凹口,传说在矿洞陷落的前一个时辰,有一对青年男女,用花箩装了满满的一箩水在山头上卖红鱼,消息很快就传到矿洞里去,不少好奇的矿工听到都赶出洞外看望。矿山的大小老板只得亲自进洞逼矿工上工。矿洞塌落下去,把老板们都压在山里了。从此铜厂空有其名,无人再开采了。

山下,只见一群狗正在撕吃还未吃完的祁白勇的骨肉。柏芳望到如此惨景,“唉呀”一声惨叫起来。她悲伤地大声哭道:“我的白勇郎哥呀,你死得好苦啊!你是为我死的,死得惨呀!我柏芳人间不能与你成双对,就到阴间和你在一起吧!”说罢,就一头向石壁猛砸去。三老板知道女儿撞石而死,有气无力地说:“她既不听我的教养,也算不了我的女儿啦!”让人把柏芳的尸体就地埋在这堵巨石之下。

若要问是何缘故?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