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007-3-8 11:34:25 来源:不详

图片 1

科特迪瓦独立以来,随着民族经济的发展,居住条件随之有了很大的变化和改善。在城镇,特别像在阿比让、亚穆苏克罗等大城市,随处可见林立的高楼大厦,别致的平房建筑,宽阔的马路街道,拥挤的交通车辆,呈现出一派现代化的气息。居民与欧洲人一样,住房相当现代化,室内设施应有尽有。在农村,村民的住房条件也有了很大变化和改善。但是,在广大农村,各部族居民至今仍在很大程度上保留着沿袭了几个世纪单调划一、泥土做墙、结草织叶为顶的传统的茅屋棚户。只是地区的不同,茅屋的外形、房门院落的饰物稍有差异。北方多见圆锥形的“蘑菇屋”,中部林区以形似长砖的棚户为主,与马里接壤的边境地区,长砖形的棚户和“蘑菇屋”相杂其间,与布基纳法索相邻的东北部洛比族人居住区,却是阶梯形的宅院

在北部的科霍戈地区,居民的住房带有明显的北方热带草原特点。“蘑菇屋”和长砖形棚户随处可见,一家人的住房,有的是长砖形棚户,有的是“蘑菇屋”。除了住人的居室外,还有专门圈放牲畜的栏棚。村民茅屋的门和泥墙上,多涂以红、白彩色。据说这两种颜色可以避邪。在中南部地区,邦达马河河谷地带的贾古族人聚居区,是高大、风凉的“花环形”住宅。
在这种“花环形”住宅里,居室和仓房排在四周,中间的天井是院子。在贾古族人聚居区的西边和南边,是古罗族人的聚居区。罗族人的住宅,其外形酷似贾古族人的住宅,只是“花环形”略呈四方形,类似我国北方的四合院,但四角不是直角,而是圆转角。东南部各部族的住房,与古罗族人的住宅在外形上无大差别,只是房门和院中的饰物有独到之处,但在住房建筑艺术的风格和习俗上,与内地各部族没有共同的历史源渊,这显然是受阿肯族系移民文化影响的结果。在东南部泻湖地区,以湖泊作为生活源泉的渔民,其所建的水上村庄,很有地方特色。这种水上房屋奇巧别致,粗大的木桩直插水底,十分牢固,水面上2米处铺上木板,上面搭着木板房。四面开窗,屋顶用芦苇或稻草盖成,有很好的隔热和防雨作用。每座房子约40平方米,屋内居室、厨房齐全,另有平时户外活动场所。每座房屋之间有一定的距离。每个村庄的住家,少则几十户,多则上百户。阿尼族人的房屋带有阿散蒂后裔的明显特征。在阿尼人的大院里,特别是在阿尼人族长、酋长的宅院里,矗立着一个象征权力的雕纹擎天柱。柱的上部雕刻着本家族、本部落的图腾兽像和有关该家族、部落的神话传说;下半部分的

长期生活在东北的满族人民,受到气候地理环境的影响,因地制宜,在满族文化里形成了符合自己生活所需的居民文化,而随着经济文化的发展和各民族间的交流,东北地区满族居民…

[1][2]下一页

长期生活在东北的满族人民,受到气候地理环境的影响,因地制宜,在满族文化里形成了符合自己生活所需的居民文化,而随着经济文化的发展和各民族间的交流,东北地区满族居民文化也在不断发生变化。这些你都了解吗?

早期的满族,由于生产和文化比较落后,他们居住条件也非常简陋。随着生产的发展,经济与文化也有了较大的发展。满族的民居住宅也自然形成自己特点。满族多居住在山区谷地,尤其注重御寒防问题。并因此形成了满族特有的居住习俗。

满族的住房和居住习惯是由其地理条件和生产、生活条件决定的,入关以后随着条件的变化,居住习惯也发生了一些变化。但是,满族原有的建筑形式还长期保存着,迄今北京故宫博物院的坤宁宫、宁寿宫等建筑,外观上吸收了汉族古建筑的特点,宫内配置还是满洲式的。

满族宅院,一般均为方形,早期“立木为栅”将房屋包围起来,前面正中立一栅门。富裕人家四周砌墙,并建有影壁。后期房屋建筑形成多与汉族建筑风格相结合,尤其是门窗及主体装饰部分多祈福纳祥方面的雕刻和彩绘图案,体现出民族融合的社会风尚。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