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传昔日在合肥城西门附近曾住有一户人家,家中有一老母,已年逾古稀。其膝下有三子,乃是远近闻名的孝子。为了照顾好老母,三子轮流精心守护左右,不轻离片刻。这年,老母不幸患痈疽,脓血不止。为了减轻老母痛苦,三子竟轮番用嘴吮吸脓血。为了使老母疾病得以早日治愈,三子日日四下寻访名医、偏方。然此疾病在当时乃属不治之症,要想治愈,谈何容易。在无可奈何之际,三子只得转而进寺庙烧香求佛。一日,三子在寺庙门前,偶遇一算命先生,三子试以实情相告,希得指点。算命先生闻听三子诉说后,托词告曰:“若想治愈老母疾病,非补以活人肉汤汁不可”。此本是算命先生故意虚造之言,暗示其老母疾病已无法救治。然三子不悟话中之意,未加思索即信以为真,竟在祈拜泥佛之时,从腿上剜下一块肉来,回家后迅即熬成汤汁,喂其老母。办法用尽,终未能挽救老母的生命。老母咽气后,三子又变卖掉家产,买来棺材,为老母料理后事。

再说,相传在西门街心路下埋有一块红糙石,下面压着大蜀山的钥匙,若取出这把钥匙,就能打开大蜀山的山门,取得大蜀山的金银财宝。但又传,若此红糙石一动,合肥城内就要遭火灾,故从未有人敢轻举妄动。孰料这一传说被合肥城内一贪财的无赖获悉,其乘夜深人静之时,悄悄将红糙石掀开,将大蜀山钥匙盗走。大蜀山的钥匙被盗走了,火灾也就招来了。一时间,西门一条街浓烟四起,火势越烧越旺,眼看大火已烧到那三子之家。为了护卫棺柩,三子竟以身伏于棺上,誓与棺柩同存亡。似乎是神灵被三子的虔诚举动所感动,大火竟跳过其家。

这场大火过后,整个城西门一条街房屋都被大火烧为灰烬,唯独那三子之家房子完好无损。由此,这个地方后来就被人们称为“三孝口”了。三孝口地址在今市区长江路西段。关于此传说,《合肥县志》有段记载:“张梅、祝、松兄弟三人亲丧,殡于室,邻火卒起,棺不及移,三人号恸伏棺上,誓与俱焚,三人皆死,棺独完好。初,母病疮甚重,梅吮之得愈。”此段记载,虽然在具体细节上与民间传说不尽一致,但基本内容还是相近的。

在今合肥城西有处地名,曰“回龙桥”。此桥虽已不存,然地名未废。有关该桥的传说,虽历史久远,今天仍被很多人乐道不止。其传说有二:

一说,当年东吴孙权率兵犯肥,曹操突从藏舟浦出。孙权见曹舰突出,又见藏舟浦碧波浩淼,芦荡丛深,疑曹有诈,便强打笑脸对曹操拱手曰:“别来无恙,想不到汝来如此神速。”曹操也勉强以礼答曰:“老夫在日,东吴休存妄想,望将军珍重。”孙权见攻战无功,遂转而返回。由此,此处之桥得名“回龙桥”(《庐州府志·回龙桥》文载:“相传曹操与孙权相持于此回节故云”)。

二说,相传清康熙皇帝有一贵妃是合肥龚大司马的干女儿。一日,贵妃奏请皇帝到合肥探亲,为了让皇帝可不经城门,而直接跨淝河而入城内,于是地方官吏便决定在城西建一桥。不巧此事被朝廷重臣劝阻,说是合肥有“斩龙岗”、“梅龙坝”,冲犯圣讳,行往不吉。故此,皇帝亲驾合肥的决定便作罢了。而当年为迎接皇帝所建之桥,后被定名为“回龙桥”,意即皇帝回去了。该桥旧址在今长江路西段南侧。

在合肥三孝口西南侧,曾有一巷,名“龚万巷”,又名“龚弯巷”。说起该巷由来,在民间流传有一颇具趣味的传说。

当年这里曾居住着两户相邻的人家。一家姓龚,家主为朝廷重臣,人称“龚大司马”;另一家姓万,家主为地方权贵,人称“万大老爷”。

此两户人家,虽相邻多年,但并不来往。好歹是左邻右舍,各走各的门,各用各的灶,井水不犯河水,倒也相安无事。

孰知这年,龚、万两家同时大兴土木,翻建房屋,大有以亮宇而显荣贵之意。其实这本是各家自己的事,但问题是,此两户人家在翻建房屋时,均欲将各自山墙向外延伸,以扩大房基,结果引发了争吵。你不允我不依,一时间吵得天昏地暗,直吵到县衙老爷那里。

龚、万两家都是有权有势的人家,县衙老爷乃七品芝麻小官,岂敢轻易判决,以致官司迟迟没有结果。

龚家因家主官大,见此小小的官司竟迟迟无果,不免气愤难忍,无奈何,只好派管家人持书星夜赶往京城,禀报龚大司马,希求龚大司马出面干预,以振族威,出掉这口怨气。

再说远在京城的龚大司马,接到家书后,见诉,起初确也很气恼,好在其妇人乃一知书明理之人,闻情后淡淡一笑而劝道:“相邻相争,只为一墙,何值如此。汝乃朝廷要臣,官居高位,对此区区小事,当大度才是,让人几尺何妨?”

龚大人闻妻言之有理,顿时息怒,随即付书一封,交管家人带回。龚家人接到龚大人来书,拆开一看,见书仅诗一首。词曰:“千里来信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万里长城今还在,不见当年秦始皇。”龚家人见言,皆息怒默语,悄悄将与万家相邻的山墙拆除退后三尺。

龚家一反当初的举动,使万家很受震动,愧疚之余,也仿效龚家做法,主动将与龚家相邻的山墙退建三尺。这样一来,使得龚、万两家宅居间形成了一条六尺宽的巷道。人们便把这条巷道称为“龚万巷”,也即后来改称的“龚弯巷”。

传说明朝末年,农民起义军领袖张献忠,在领兵攻打合肥城前,途中偶与一家住合肥城内的赵姓秀才相遇。二人虽萍水相逢,但谈得甚为投机。尤其是赵秀才之才学,甚为张献忠倾慕,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二人临分手时,赵要求张进城后对其予以关照,张满口应诺,并随手取出令旗两面交于赵,嘱咐道:“到时将吾之令旗插于门前,可确保安然无虞。”

赵秀才回城内家中不久,合肥城就为张献忠部攻下。众兵涌城,刀光血刃,硝烟弥漫。惊恐慌乱的百姓四下乱窜,东藏西躲,以避兵扰。这时,赵秀才闻听屋外人喊马嘶,顿想起张献忠所赠这令旗,便急将其插于居所的巷首巷尾。果然,赵将令旗悬插后,张部众兵竟无一人敢越雷池一步。再说那些慌乱中的百姓见此情状,纷纷跑到巷中避难。一时间,巷子内挤满了避难的百姓。

事后,有兵士将此情报于张献忠。张据报亲自来到赵秀才舍下,见面后,张似有不解地问道:“汝族下何如此多人?”赵秀才淡淡一笑而答曰:“吾无大能,唯独族人兴旺,算来有千户人家。”自那以后,赵秀才居所的巷子就被人们称为赵千户巷。《庐州府志》载,该巷址在昔刘公祠旁。据旧《城郭图》示,昔刘公祠位在今三巷口西北侧。

据说在南宋时,有一辛姓的老儒随难民逃来合肥,在城北搭一草棚住下,白天以打草鞋营生,晚间常挑灯读书至深夜,终日寡言少语,极少出户。其打制的草鞋结实耐穿,且价钱便宜,故买者甚多。有时遇有逃难者和饥民路此,取其草鞋,非但分文不收,并济以茶水饭食。时间久了,辛公成了远近知晓的一位大善人。为了感激辛公的善德,凡来此的人,都按老人的嘱托,或稍赠以杏苗,或带来杏核相送。辛公每见送来的杏苗、杏核,甚为高兴,并一一将其栽种于棚舍附近的空地上。至于辛公为何这样做,人们并不关心。

却说一日,州府忽遣人来此寻找一名叫辛子豪的人,经打听,得到的众口一词是:只知有一姓辛的老人,却不曾听说有叫辛子豪的人。无奈,差人只得如实禀报州府老爷。州府老爷听在耳里,想在心里,琢磨道:会不会姓辛的老者就是辛子豪?于是,州府老爷于次日轻装微服,亲往辛公舍下,见面后即和辛公寒暄起来。时辛公见来者并无异常,言词并无恶意,无意中流露出真实身分。州府老爷闻知后大喜:“辛大人,下官今特奉朝廷东台王御史之命,前来恭请大驾赴京。”说罢,随手将王御史亲笔书信递与辛公阅看。辛公阅信后,知身分已露,不好再瞒,但又不愿相从,便略加思忖后说:“请大驾先回,待我先收拾一下,明早动身不迟。”

次日清早,州府老爷亲自携轿,一路吹打,前来辛公住处接驾,岂知此时辛公早已去无踪影了。

辛公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原来的住处。然辛公在该处悉心栽下的杏苗,播下的杏种,日渐旺盛,终成一片杏林。每年春后,这里是姹紫嫣红一片,香气随风飘荡。加之“辛”与“杏”字近音,人们为纪念这位刚正不阿,且慈善如佛的辛公及其美意,便把这里叫作杏花村。地址在今合肥市区府城隍庙西北面。

在今合肥城东有处地名叫螺丝岗。曾名螺蛳岗。历史上这里曾是南淝河的一处滩地。当年这里是绿草茵茵,绿树成行。后来为何竟成了掘地三尺为螺蛳空壳的荒岗呢?说起来,这里有着一个美丽的传说。

当年,这附近住有许多渔民,终日以打鱼为生。其中有一老渔夫,孤寡一人,每日清晨出门打鱼,然后入市叫卖,换些小钱度日。生活虽甚清苦,倒也能勉强维持。

一日,老渔夫早早起床,和往常一样,连早饭也没吃,就背着鱼网鱼篓下河捕鱼去了。老渔夫沿河跑了一二十里,撒了数百次网,只捕得几条不起眼的小鱼。眼看时近中午,老渔夫饥渴、焦虑交加,两腿一软,瘫倒于河滩之上。就在这时,突然狂风大作,河面掀起层层巨浪,老渔夫只得强打精神,起身回家。然就在这一瞬间,忽见河心有鱼儿频频跳出水面。凭着多年打鱼的经验,老渔夫断定有鱼群来到。此时老渔夫也顾不上风大浪急,赶忙取出鱼网,撒向河心,然后慢慢将鱼网提出水面,竟只捕获一条不足半斤重的小红鱼。不过这条红鱼虽然不上斤两,但却鳞片闪光,美丽异常。老渔夫看着这奇丽的小红鱼,小心翼翼将其放人渔篓,失望地望着层层波浪撞击的河水,怏怏然打道回府。

到了家里,老渔夫将鱼网鱼篓往地上一扔,身子往破床上一歪就躺倒了。此时,虽然他饥肠渴腹,却无心做饭。心想,今天如此倒霉,打不着鱼,却偏又遭风吹雨打,真乃倒运。想着想着,耳边突然传来似小女啼哭之声。老汉甚感惊诧,赶快起身循声探去,只闻那声音是从鱼篓里传出来的。老渔夫慌忙打开鱼篓,只见那小红鱼嘴儿一张一张的,对老渔夫言道:“老爷爷,吾乃龙王之小女,今擅自出来游玩,不料被你网住,若能将吾放回,日后一定厚报。”说罢两眼泪珠滚滚,甚是可怜。老渔夫听罢小红鱼哭诉,惊恐万状,忙提着鱼篓一口气跑到河边,然后将小红鱼捧出,小心翼翼地将其放入河水中去。

小红鱼到了河中,翻起一个浪花,翘首对老渔夫说道:“今后若有事要我帮助,只要连呼三声‘红鱼姑娘’就行了。”说罢小红鱼在水中打了个旋,潜入水中游去了。

老渔夫望着泛波的河水,祈诚三揖,转身慢慢地向家中走去。当他踏至家门,推开门时,却遇上了意外的惊喜:只见桌上放着一大碗热气腾腾的白米粉,旁边还有一碗有红有绿若海藻一般的热菜。老渔夫既惊奇又高兴,因过度饥饿,也顾不得多想,便狼吞虎咽地将饭菜吃下。俗话说,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老渔夫既吃饱了,心也不慌了,腿也不软了,心想若是天天能吃到这又香又美的饭菜那该多好啊。

说来也怪,自那以后,老渔夫每天打鱼归来,桌子上总是放着热腾腾、香喷喷的饭菜。老渔夫从此再不要为一日三餐担忧犯愁了。心情好,身体好,精神当然也好。老渔夫每天乐悠悠地出门打鱼,又乐悠悠地收网归来,全然换了一个人。

日子一久,人们对老渔夫生活的变化甚觉奇怪,便纷纷议论开了。竟越说越奇,越传越远,将这事很快传到邻村刁小三的耳朵里。刁小三本是个远近闻名的地方一霸,平日里专靠谋黑钱、吃黑饭营生。他获悉老渔夫的传闻,便留心察访。当其确信传闻属实后,便对老渔夫打起了坏主意。一日大清早,刁小三带着几个打手,闯入老渔夫家中,强令老渔夫交待原委。老渔夫乃一老实巴交的老汉,见刁小三这不速之客,早已吓得颤抖不止,哪里还敢相瞒,便据实相告。刁小三听后,似信非信,便喝道:“老子今天想要一只大元宝,你若能呼小红鱼送来,我方可信你言是真,否则,那可就不要怪我翻脸不认人了。”

老渔夫深知刁小三的恶劣品行,不敢有违,只得跑到淝河边央求小红鱼。小红鱼闻知老渔夫有求,便跃出水面,对老渔夫说道:“你回去吧,不要再愁了。”老渔夫回到家中,果见桌子上有一只金光灿灿的大元宝。老渔夫用两只颤抖的手捧起大元宝,未敢多瞅,就赶忙送给了刁小三,以换求安宁。

再说那刁小三见到金黄灿灿的大元宝,喜出望外,手舞足蹈,好半天才刁滑地对老渔夫说道:“你老人家真了不起,从今以后就算是我家的人啦,再不用去打鱼,受那风吹日晒之苦。”
说到这里,刁小三贼眼珠一转,神秘地对老渔夫说道:“你每天只需到河边去一趟,让小红鱼送只大元宝就行了。”
刁小三见老渔夫好半天没有反应,便收起奸诈的笑容,半阴半阳地说道:“这周围里里外外大概是没有不知道我刁某的脾气的,谁若敢不从我命,日子恐怕就不那么好过!”半晌,刁小三又补充道:“其实我这也是为大家着想,元宝多了,我刁某富了,大家不也就都富了吗?”

胳膊岂能拗过大腿?老渔夫只得每天早晨去淝河边,哀求小红鱼送只大元宝。而小红鱼每次给老渔夫送只大元宝,身上就失掉一枚鳞片。日子久了,小红鱼身上的鳞片抖光了,再没有大元宝送来。刁小三见此,认为是老渔夫故意刁难,便指使家丁施暴。已近风烛残年的老渔夫那里还经得起拳脚相加,瞬间就被打死了。恰在此时,有一美貌少女飘然而至,缓缓走近老渔夫,俯身用泪水滴洗老渔夫的眼睛。老渔夫慢慢地睁开眼睛活过来了,那少女却即刻变成一块彩石。彩石光芒四射,刁小三连同那些打手、恶棍均被彩石光芒射死,然后彩石化作一道青烟消失了。

从那以后,这儿的人们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生活,老渔夫也照样每天去淝河打鱼,而刁小三所索取的那些金元宝,却全部变成了螺蛳空壳。螺壳遍地,堆积成岗。由此,人们就把这里称为螺蛳岗。该岗今址在合裕路与当涂路交叉口南面。

早先时候,合肥城内有一巷,巷内有两家织锦的机户,巷东首的那户织工为男性,姓蒋,名云宝,年三十好几,仍单身一人。他善织飞禽走兽。巷西首的那户织工为女性,姓金,人称金姑娘,年近三十,亦未嫁。她善织花草树木。此巷因此两机户而得名“双锦巷”。因此两机户各自拥有一口水井,故又名“双井巷”。

一日,一买锦的客户在比较两家锦料后,似觉各有特点,又各有缺憾,便随口说道:“若金姑娘的花草树木景,能配上云宝的飞禽走兽图,那就相得益彰,举世称绝了。”

然两户人家,同操一业,各自营生,何能合而互补呢?俗话说,世上虽有难事,但难不住人。金姑娘有一养母,甚善算计,其经一番苦苦思索后,萌发欲招云宝为赘婿之念,此既可得云宝之灵气,又可发自家之营生,实乃两全之策。再说金姑娘与云宝,虽平日不曾来往,然早就有相互爱慕之心在胸。经金母一说,当即应允。

却说蒋云宝入赘金家后,金家织业日旺。可恨的是金姑娘的养母,只想着发财,丝毫不顾念云宝和金姑娘的感情。可怜云宝和金姑娘只能长年没日没夜的干活,却很难自由自在地在一起过幸福甜蜜的夫妻生活,默默地忍受着咫尺相思之苦。

一日,云宝在锦面上挑绣仙鹤时,因思想金姑娘,竟不由自主地说道:“鹤呀,你若有灵,就将我和金姑娘,驮飞远方。”谁知云宝话音刚落,仙鹤真的从锦面飞出,将云宝驮起,复驮上金姑娘,冲出户外,飞向蓝天,一直飞到南京。

又传:蒋云宝落户南京后,因不忍双井巷衰败,复央求仙鹤驮一道人将双井巷机房辟为道观。名曰“白鹤观”,使双井巷又渐渐有了生气。《庐州府志》载明朝马廷用诗曰:“经过此地见瑶台,曾是仙人跨鹤来”,可为证。

旧时,合肥东门外坝上街东首沿淝河向北有条汊河,在汊河口上有一桥,名曰:“凤凰桥”。最早时,这里是一处河滩,滩岸绿树红花相拥,蜂喧鸟鸣相和,景色十分美丽。

传说在一年的七夕节晚上,河滩附近一个乡村的姐妹们聚会一起,纷纷结七彩线穿七彩针,希望能成为“巧手”、“巧姐”、“巧媳妇”,以得到天神赏赐。就在众姐妹忙得不亦乐乎时,一个手儿最灵巧的姑娘忽见夜空天门大开,银河初渡,牛郎与织女相会了。姑娘喜不自禁地叫了起来:“快看呀!快看呀!牛郎织女会面啦!”为了不失姑娘的文雅,该姑娘不时用手在嘴上遮遮捂捂。孰知此动作让天神看见,误认为巧姑娘想要在嘴上长出胡须,便慨而赐之。自此,这巧姑娘嘴上就长出了许多浓密的胡子来了。

一个姑娘家,嘴上长出这许多浓密的胡子,男不男女不女的,如何见人?巧姑娘终日躲在闺房,大门不出,忧愁不止,苦不堪言。又是一个银月当空之夜,巧姑娘越想越觉得滋味难受,日子难熬,便一个人悄悄来到淝河边,对着苍天和银月叹道:“天神啊,您的赏赐没给我带来丝毫幸福和快乐,反害得我好苦啊!您若有灵,就让**上翅膀,飞到南天,脱离这无边的苦海吧。”语罢,扑嗵一声跳入河中。

却说那天神在南天之上还真的听到巧姑娘的哭诉,深感愧疚。然而,巧姑娘已投河而去,该怎么办呢?天神略思片刻,拿出一尾锦羽向巧姑娘投河的地方丢去,只见瞬间河水泛波,忽地从河中飞出一只五彩金凤凰。

自那以后,这里得天神所赐祥瑞之气,每日清晨,旭日东升,彩霞辉映大地,吉祥之气萦绕,总有数只凤凰于其间飞来舞去,好一派仙乐景象。后来人们为仰慕巧姑娘,并思得惠凤凰之灵气,便在这里架设一座大青石桥,名曰“凤凰桥”。

在今合肥包公祠东侧,有一井,名曰“廉泉”。井水清澈可鉴,四时不竭。传说此井乃当年包拯授意所掘,特意遗于后人,告诫后人立世做人,务要像此井水一般清澈明净。若有对己行为不尽知详者,可面井水而视,当可照知。

一日,一姓臧的知府老爷信步至此,闻听廉泉井水清如明镜,且味绵甜,时正值盛夏炎热,其便乘兴叫随从汲来廉泉水,一来为解渴消暑,二来是要亲验传说的真伪。孰知老爷一口井水刚下肚,即刻头痛不止,肚痛难忍,慌得其随从忙将老爷搀扶入轿,打道回府。后来人们经了解,方知该老爷乃一贪官污吏。

到了清咸丰年间,一个名叫李国蘅的举人游览至此,其也乘兴品饮廉泉之水,喝后只觉清凉甘甜,并无不适之感,于是便写下了《井亭记》一文,称廉泉井水,“不廉者,饮此头痛欤”。由此,“廉泉”之水,廉者饮而可润肠解渴,贪者饮而可致头痛的传说便传开了。直至今天,此仍是人们乐道不止的一个话题。

提到包河藕,人们都知道其细嫩、洁白、风甜、无丝。俗话说藕断丝连,大凡是藕,都是有丝的,缘何包河藕无丝?说来有段耐人寻味的故事。

北宋末年,仁宗称帝时,执意要将合肥的一段护城河,即今包河赏赐给包拯,包拯不便推托,只好领受。可河内有藕,藕能卖钱,此与包拯忌财拒贪风范相悖,然而又不能不让河长藕,这如何是好?经反复思忖,包拯终于想到一两全之法。一日,包拯手书四言,大意是:此河之藕不能卖,只能供医当药材,言喻后人切记牢,休以河藕换钱财。说也怪,自那以后,包河藕日渐丝少,且食之清淡无味,唯独作药用却为上品。如此,包河藕无丝便成了家喻户晓的佳话,包河藕也成了合肥名闻遐迩的地方特产。

旧时,在合肥城内教弩台东侧不远处曾有口井,井栏为铁铸,故名“铁栏井”,又名“铁井坛”。此井水清澈如泉,入口甜润,四季不竭。附近居民,不论是大家或是小户,皆喜以此井之水沏茶。夏热之季,则多喜以此井之水降温解暑。尽管生饮,对身体却并无妨碍。故人们美此井水为庐州城第一井泉。

该井位于入城路道口街边,为了过往行人汲饮之便,井坛旁备有一公用水桶。每逢炎夏之季,南来北往的行人,只要经过此处,不论男女老幼,也不论口渴与否,都喜亲尝一口铁栏井水,以品滋味。至于铁栏井公用水桶的备置,民间有一传说:

相传很久以前,在一个炎热的夏季,一日天气闷热难忍,大家小户皆避暑歇息。有一穷汉经长途跋涉至此,因极度疲惫,加上长时间讨不到食物充饥,酷热饥渴交加,竟晕倒在地。其恍惚中见铁栏井上有一妇女正在清洗衣物,便缓慢地爬到井边,哀求妇女给口井水以解渴。然而此妇女见那穷汉子衣衫褴褛,龌龊不堪,顿生厌恶之感,非但不予理会,竟提着水桶转身而去,以致那穷汉子终因饥渴过度而殁。

片刻后,先前那妇女复返转回来,取其所清洗之衣物。恰在此时,天空忽然电闪雷鸣,那妇女不及躲避,竟遭雷击而一命呜呼。后来有善识者,指着那妇女衣服上被雷击烧的痕迹说:“此为‘恶报’二字,乃天意也。”自那以后,铁栏井便多了一只公用水桶,过往行人至此,可随意汲饮井水,甚为方便。

旧时,在今淮河路西段通向杏花村处有条小街,名曰“洒金街”。洒金街的得名,在民间有一传说。

当年在城西土地祠内有一小和尚,一日偶闻在久已被封闭的古金斗门内藏有宝物,便想一探究竟。是日,其身披袈裟,细步缓行,来到金斗门下,口中振振有词地念道:“石门石门快打开,吾奉师命送经来。”说来也怪,小和尚言罢,金斗石门竟缓缓开启,然内中除一装有黄豆的箩筐外,别无他物,更没有什么宝物。小和尚见此,便随手抓起一把黄豆,略视后即转身返回。途中,小和尚如捻数佛珠样,边走边将手中黄豆丢洒于地,到庙门时,手中尚剩得最后一粒。小和尚将此最后一粒黄豆在手中捻捏数下,似觉有异,便微睁双眼视之,乃是一粒金豆。此事一传十、十传百,很快传遍全城,于是人们就把小和尚所走过的这条路叫作洒金街了。

又传:小和尚沿途所洒之黄豆,落地后皆变成了金豆,为沿途百姓带来了福运,故人们有感于此,而将这条路叫作洒金街。

合肥旧志中有这样一段文字:“亦犹金城,城下出金酒泉,泉内出酒。”金城即金斗城,为合肥旧城之称。此段文字说明在昔日合肥旧城之下曾出有金酒泉。对此,民间亦有传说。

很久以前,合肥城附近居住着不少穷人,其中有一金姓人家,生活最艰难,但人心最善,全家三口人,就依靠金大一人在外出卖苦力维持生活。这日,金大打工归来,带回雇主抵作工钱的两条鱼,回到家中后正待杀洗烧煮,以孝二老,不巧其中一条鱼双目流泪,并哼哼有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