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钦一生对丰氏万卷楼失火一直铭刻于心。好友丰坊对其踏上仕宦之路有颇多帮助,一次月湖夜游后丰坊回家秉烛上万卷楼临摹古人书法,酒性渐发,忘吹蜡烛导致万卷楼失火。因此,范钦从历代藏书楼多毁于火灾的事例中汲取经验教训,在以后的建阁中,无论从书楼形制、命名,还是从建筑的设计布局、设施的配套上都能从防火要求进行充分的考虑。
范钦不但依据古书上“天一生水”的说法,取“以水制火”的意思,移“天一”两字名阁,而且还取“地六生水”的意思,来进行书楼的布局设计。其楼高下深广及书橱数目尺寸俱含六数。他打破一般建筑物忌用偶数的格局,把书楼分建六间,东西两旁筑封火墙;在楼下中厅上面的阁栅里,绘了许多水波纹作为装饰。这些都充分反映了他期望书楼免于火患的愿望,从中体现了主人强烈的防火意识。
天一阁长期来严格实行禁止烟火入阁的制度。至今,楼梯边仍挂着一块“烟酒切忌登楼”的大字禁牌。从现有资料来看,清道光九年八月,天一阁还订立过管理细则十一条,其中的规定已经考虑到在紧急情况下要保证道路畅通。清光绪三十四年,缪荃孙随宁波太守夏闰枝去天一阁看书,“范氏派二庠生衣冠迎太守,茶毕登阁,约不携星火。”就足以说明其防火制度之严,连当地的太守也不许违背。注重防火是天一阁能够保存长久的一个首要原因。
天一阁建筑防火设计的理念呈现出符合现代建筑防火设计规范规定的要求。一是生活区与藏书楼分开。二是生活区与藏书楼之间保持一定的防火间距,防火墙为没有门、窗,没有可燃建筑构件外露的实体墙。虽然范氏故居与天一阁藏书楼在防火间距分隔的二堵墙中有门,但是门与门之间不直接相对,都是错开位置的,这充分体现了古人在建筑防火设计中的智慧。三是藏书楼及周边设置足够的安全出口用于安全疏散。四是阁前凿一水池,蓄水备用,相传天一池与月湖相通,池水终年不涸。上述这些说明主人在建楼之初从书楼的布局、结构和设施配套都首先注意书楼的防火安全。
天一阁注重防火的种种举措,对后世具有深远的影响。早在二百多年前,乾隆在考虑建造庋藏《四库全书》的书楼时,就想到要借鉴天一阁的防火经验。他在乾隆三十九年六月二十四日的上谕中说:“闻其家藏书处曰天一阁,纯用砖甃,不畏火烛,自前明相传至今并无损坏,其法甚精……今办《四库全书》卷帙浩繁,欲仿其藏书之法,以重久远”。当时乾隆特派杭州织造寅着到天一阁查看书楼建筑和书架款式。寅着在奏章中详细报告了天一阁书楼的构造、书架的排列等情况,并且再明丈尺,绘图呈览。后来庋藏《四库全书》的文渊、文溯、文津、文汇、文澜、文宗等七阁,就是仿照天一阁的式样建造的。
天一阁管理部门还数十年如一日做好日常安全工作。继承前人烟酒切忌登楼的规定,至今藏书楼不通电以确保安全。现在虽然有了现代化的通讯、报警、灭火等设备,但仍然坚持全天24小时值班制,并在此基础上配专人进行巡逻,制订应急预案,定期进行实地演习,用自己的汗水和辛劳,保证这座历史文献宝库的安全。

范钦(1506—1585),字尧卿,号东明。明代著名藏书家,鄞县城内月湖西人。公元1532年举进士,官至兵部右侍郎。与张时彻、屠大山称为“东海三司马”。他是中国现存最古老的藏书楼——天一阁的主人。
生平事迹 建天一阁
范钦最著名的事迹就是主持建筑天一阁。在宁波市月湖之西,有一座闻名中外的古建筑,那就是明代嘉靖年间兵部右侍郎范钦所建的天一阁。天一阁迄今已有四百多年的历史,是我国现存最古老的藏书楼。
收藏群书
范钦性喜藏书,游宦期间,每到一地,都特别留心搜访当地的文献。与其他偏重於版本的藏书家不同的是,范钦重视当代人的著作,故其藏书以明刻本为主,尤其是明代地方志、明代政书、明代实录、明代诗文集特别多,颇有些”厚今薄古”之意。如《军令》、《营规》、《大阅览》、《国子监监规》、《武定侯郭勋招供》等官书,属当时的”内部资料”,一般藏书家即便有意收藏,也决非轻易可以觅得。范钦平生还喜欢收集古代典籍,后又得到鄞县李氏万卷楼的残存藏书,存书达到了七万多卷,其中以地方志和登科录最为珍稀。乾隆三十七年,下诏开始修撰《四库全书》,范钦的八世孙范懋柱进献所藏之书638种,于是乾隆皇帝敕命测绘天一阁的房屋、书橱的款式,兴造了著名的“南北七阁”,用来收藏所撰修的七套《四库全书》,天一阁也从此名闻全国。
藏书失散与保护
范钦同邑另有位藏书家丰坊,范钦与之交往甚善,并常去丰坊的万卷楼借阅抄录。后万卷楼不幸遭受火灾,丰家无意续藏,劫余之书多让归范钦。
范钦为了保护藏书而订立了严格的族规,世代的子孙严格遵循“代不分书,书不出阁”的遗教,但终因年代过于久远,藏书还是有很多的失散。嘉庆十三年,阁内的藏书实有4094部,共53000多卷。鸦片战争时,英国侵略者掠去了《一统志》等数十种古籍。咸丰年间(公元1851~1861年),又有盗贼潜入阁内,偷去了许多的藏书,转卖给法国的传教士和造纸厂。后来又经历了许多的变故,到1940年,阁内的藏书仅存1591部,共13038卷。新中国成立后,政府为了保护天一阁,专门设置了管理机构,探访得到了流失在外的3000多卷原藏书,又增入当地收藏家捐赠的古籍,现藏珍版善本达到了8万多卷。
相关事件
范钦藏书处原名东明草堂,随着藏书的增加,原来的书库已不堪容纳,范钦遂决定在住宅的东面重建一书楼,即后来著名于世的天一阁。天一阁的确切创建年份已不可考,根据有关文献推定,当在嘉靖四十年至四十五年之间。楼为一排六开间两层木结构,坐北朝南,前后开窗,阁前有池塘,除了可以点缀风景外,亦是重要的防火措施之一。后来,范钦搜集碑刻,得一吴道士龙虎山石刻,为元揭傒斯的书,并有”天一池”三大字,范钦大喜,以为适与自己建阁凿池之意相合,遂以“天一阁”名其楼。作为藏书楼,天一阁的建筑相当科学,故后来庋藏《四库全书》的文渊、文源、文溯、文津、文汇、文宗、文澜七阁,均仿天一阁式样营造,而清代藏书家卢址的抱经楼,更是从内部结构到外观,完全模仿天一阁,由是天一阁更负盛名。天一阁藏书有较严密的管理制度。范钦临终时,把家产分为两份。一份是白银万两,一份是天一阁及数万卷藏书。后由长子范大冲继承了天一阁,并遵守“代不分书,书不出阁”的祖训,从而有效地防止了藏书的散失。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