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很久很久很久以前,山东蓬莱有一大户人家,住在风景秀丽,景色迷人的涧溪边,涧溪四周长满各式各样的桃树,每到春天这里就成了桃花的海洋。鸟儿在花海中自由自在的飞翔,一群一群的小蜜蜂在吮吸着滋润生命的蜂蜜,涧溪的水哗哗地流淌,似乎在告诉人们这里是一片适宜于人居住的地方。蓬莱袁家就住在这个地方。这家的主人是当朝的尚书,上京城上任去了。家中只留下母亲带着自己的儿子在家乡读书。袁公子长的一表人才,吹拉弹唱、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就是这样他的爹爹还不满意,还给他制订严格的学习计划,袁公子感到身心疲惫。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袁公子打算到室外透透空气,打开大门只觉得一股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满山遍野的桃花飘来扑鼻的花香。好一个外面的世界啊。袁公子被这大千世界的美所陶醉,不知不觉地来到涧溪旁,清清的溪水清澈见底,鱼儿在水中游来游去,好一片清清的世界啊。突然他诗性大发,随口吟道:映日桃花别样红,千年古溪水向东;缤纷涧边白鹭立,蓑笠老翁独钓溪。好诗,溪对面一个丫环模样的女子跳着说。这小姐模样的女子白了她一眼。丫环也不小姐的白眼,大声地喊到:那位吟诗的公子,我们小姐夸你的诗好呢!袁公子抬头一看,俩位身穿桃红色纱裙女子就在自己的不远处,近近看去小姐貌如天仙,真像三月里的一朵桃花。看到这位小姐,公子的眼都不够用了。他不禁感叹道,好标志的小女子啊。自从见到那位美如仙女的女子后,公子再也无心读书了,满脑子想的都是她,吃饭想,走路想,睡觉更想。一位好漂亮的白面书生,不到五天功夫就变的又黑又瘦。奶奶看到孙子这个情况真是又心疼又着急。追问他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开始怎么问他就是不说,总是聋拉着耳朵。后来在奶奶再三追问下,道出了真情。孙子啊,你和人家萍水相逢,既不知道人家姓名,又不知道人家家住哪里,叫我如何是好。一天夜里公子照例在灯下苦读,说心里话他哪有心思苦读,在不停地呼唤桃红纱女、桃红纱女。这夜桃红纱女检査桃花开放情况正好路过这里,听有人呯唤自己的名字,住足一看,原来是袁公子。她进入袁公子室内说:我就是桃红纱女。袁公子抬头一看,眼前这位女子不就是我日思夜想的人吗。他猛的把纱女抱住,尽情地倾注无尽的相思和泪水。这时桃红纱女对袁公子说:自从那天你我在溪边相见,我也是无时无刻不在想你,可是我是玉皇大帝蟠桃园里的一棵桃树,被玉帝派到人间来管理这片桃园的,你知道这满山的桃树都是天宫每年一度神仙吃的桃核生的,是人间的蟠桃,人吃了会常命百岁的。你见到我的那天是我刚刚上仼,玉帝让我管理这片桃园的时间是一年。天宫一年,人间十载,如果你我相爱,夫妻只有十载。公子说:只要相爱相知,就是一年半载我也心满意足。从此以后他们每晚相亲、每日相爱。她们爱情的结晶儿子既聪明又可爱。四年后的一个中秋之夜,玉帝知道自己派下去的桃花仙子偷食禁果,大为震怒,叫来两个夜叉下凡要他们立刻把桃花仙子抓到天庭。桃花仙子知道夫妻的缘份已尽,哭着吩咐袁公子,今后有事就到涧溪边那棵最大桃树下跟我说我就知道了,儿子要认真教育,懂事后把我的情况说给他听。让他知道他不是一个没妈的孩子。桃花仙子还没交待完,就被两个夜叉带走了。后来袁公子把一切的心思都用在对儿子的教育上,据说他的儿子后来还当了一朝的宰相呢!

很多时候,人会爱那一瞬间的迷幻。其实真正心中所爱的,是自己织出来的那个梦。

免费订阅最新好故事,微信号:aigushi360

——开篇记

本故事地址:

千百年前,世界并无冬夏之分,万物生灵皆日升而起,日落而息,然而这样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就被百花仙子给摧毁了。

在那让人望而观止的白云之上,有着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花海,每逢云雨交替,百花的种子便会随着雨水而落入人间,而这花海从中生活着众多主宰百花开谢的仙子,也正是因为她们,百花的开谢才能周而复始,年年井然有序的更替。

花海中生长着五彩斑斓的鲜花,群相争艳,在花海的一侧的山偶之中有一片桃园,也是百花仙子经常前往的玩闹之地,那片桃园是桃仙的家,时值桃花正艳,桃园之中充满了浓郁的桃花香味。

在百花之中,有一位专司梅花开谢的仙子,传说梅花仙子总是头戴梅花花环,穿着七彩的罗裙,脚蹬琉球锦缎靴,穿梭在百花丛中,翩然而舞,有如七彩蝴蝶一般。

这日,梅花仙子来到桃园之中,眉目之间却完全没有了往日的风采,两叶柳眉紧紧蹙在一起,慢慢的步过一棵一棵散落着花雨的桃花树丛中。

“寒玉,是你吗?”一个悦耳的声音从耳边传来,然而周围却没有一个人的影子。

寒玉并没有为这不同寻常的事感到惊讶,而是带着歉意向着其中一棵开的正艳的桃花树说道:“桃仙,打扰到你了。”

寒玉语落,一个淡淡的桃色虚影从寒玉身前一颗古老的桃树上慢慢的脱离出来,漂浮在寒玉的身前渐渐凝结成一个妙龄女子,只见那女子面如桃花,眉如远山,肤若凝脂,眉间三颗桃花红点,更是平添几分妖艳,全身笼罩带淡淡的粉色纱衣之中,动人的曲线若隐若现。

“没有。”

桃仙向着寒玉妩媚一笑,看了寒玉一眼,随便转身向着前方的一棵挂着秋千的桃树走去。

寒玉跟着桃仙走到秋千下,伸手推着桃仙在空中不断的摇摆,一阵微风吹来,吹起桃仙身上的轻纱,露出那宛若羊脂一般的肌肤,即使连寒玉这般女子,也不由得心生羡慕。

“桃仙,我该怎么办?”

寒玉望着在空中起伏,仿佛没有一丝忧愁的桃仙,不由得神色幽幽道。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