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敬君亲,立纲常,尊耆德,笃伦理,亲贤良,勤自身,远奸佞,寡嗜欲,信赏罚,慎言辞。

梅城旧有“世美祠”,供奉着陆轸的遗像,陆游的《先太傅遗像》这样写:“以公自赞道帽羽服像,刻之坚珉,慰邦人无穷之思”。从陆游的描写上看,他应该仔细观察过高祖的遗像,这像刻在坚硬的玉石上,道帽羽服,肃穆庄严,州人常常进祠膜拜缅怀。

严光五月披裘垂钓的身影,从富春江的深处倒影荡漾开来,穿越两千年的二维空间,依然震颤着我们的灵魂。

图片 2

野渡波摇月,山城雨翳钟。

图片 3

您为什么会选择富春山隐呢?我直接问了关键的问题。

建德建县于三国东吴时期的黄武四年(公元225年),县城就在梅城。隋文帝仁寿三年(公元603年),设睦州,下辖建德、寿昌、淳安、遂安、桐庐、分水六县,我老家起先就是分水,后属桐庐。

刘文叔显然比我命苦,他9岁就成了孤儿,被叔父收养。一个平民,将整个天下都收归自己的囊中,这得有多大的力量、智慧、胸怀?自然,我也是十分佩服小弟刘文叔的。

图片 4

富春江,富春山,严子陵,范仲淹,《严先生祠堂记》《富春山居图》……两千年的时光,严光一直是富春江的核心灵魂,他指引着无数的人们流连富春江,寄情山水间。

图片 5

小家,大国,原理其实相通,单薄的家训,却可以汇聚成强大的精神洪流。

图片 6

目睹严子濑,相属任公钓。

图片 7

既秉上皇心,岂屑末代诮。

图片 8

本来我是可以一直姓庄的,可是,刘秀的四儿子,就是他和阴丽华的儿子,刘庄,接了刘秀的班,这下麻烦了,犯冲,后来的历史学家全部将我庄姓改了“严”姓。为什么姓严?《论语》“为政篇”里有集注:庄,严也。庄严原来就是一体。我姓严也就算了,连那么大的名人庄子,也要叫严子,这老子庄子,就成了老严。人家是皇帝,我又不在人世,能有什么办法?

南峰塔高约三十七点五米,七层八角,空心塔砖,内有盘旋楼梯通向塔顶。该塔的年纪差不多和梅城同龄,始建于三国,毁于隋,现塔为明嘉靖二十七年(公元1548年)重建,塔下有碑,碑文为明嘉靖都御史胡宗宪所撰。

据不完全统计,向严光表达敬意的唐代诗人就有70多位,洪子舆、李白、孟浩然、孟郊、权德舆、白居易、吴筠、李德裕、张祜、陆龟蒙、皮日休、韩偓、吴融、杜荀鹤、罗隐、韦庄,包括曾在睦州做过官的刘长卿、杜牧,隐居桐庐的严维、贯休,还有桐庐籍诗人方干、徐凝、施肩吾、章八元、章孝标等。

图片 9

中国数千年的绘画史上,众星璀璨,但《富春山居图》,却是群星中极为耀眼的北斗。

图片 10

谢灵运,奔着他心中的偶像严光来了。

图片 11

严光隐居富春山,他自己万万没有想到,富春江山水,近两千年来,一切都灵动活泼起来了。这里,成了隐逸文化的重要起源点,也成了历代文人雅士的精神朝圣地。

地以人名。隐居在富春山下的严光,成了中国著名的隐士。为纪念他,严州诞生。严光的岳父梅福,又是个乐于助人的汉子,富春山附近的这座小城,就被人亲切地称作梅城。

展开剩余98%

我们登上南峰塔望远,乌龙山逶迤连绵而远接天际,富春江衔新安江、兰江阔波向前,塔下有硕大梅苑,白梅、红梅、青梅、花梅、蜡梅,五十几个品种,数千株梅花,将南峰层层点染。

果然,我没有看错他。

图片 12

富春江严子陵钓台范仲淹雕像。童富旅摄

陆春祥的《梅花之城》

我幻想着走进潺湲阁。阁中,谢灵运、杜牧的塑像一定大大的醒目,是他们的诗,成就了这个阁。自然,沈约、吴均、刘长卿、王维、李白、孟浩然、白居易、苏轼等,这些历朝历代著名文人墨客抒写睦州山水的诗画,也都要一一展示。看那些诗,诗意画面感顿生,看那些画,画意却如诗般凝练,睦州的美丽山水,都如精灵般生生活化了。

图片 13

大痴佩服安吉人吴均,点画富春山水,如此到位,而这些山水意象都变成了一根根按捺不住的线条时,《富春山居图》也就呼之欲出了。

夜泊前添愁,愁更愁,是啊,多年的努力,原本以为可以好好奔长安作为一翻,却不料希望落空,不过,这睦州广袤的天地和山水,还有这明月,却让人暂时宁静无忧,诗韵和这江水浑然天成。

我的前辈,前辈的前辈,都生活在春秋时期的楚国,原来姓芈,后来姓庄,那个庄周,道家的知名祖宗之一,就是我家祖宗。

正准备续刻余下的四卷时,赵突然病逝在府学监督考试任上,他应该是牺牲在工作岗位上的好官。半年后,在朋友们的大力帮助下,十六卷本的《聊斋志异》终于完成出版。因刻印书籍,本来就不宽裕的赵知府,耗尽了家财,以致死后不能归乡入土。新安江畔有赵起杲的墓,不过,人们已无法确切知道它在何处,我猜,唯有浩荡的江水,陪伴着他那坟上的青青墓草。

接下来,我要去归隐了。

编辑/刘 瑶

范仲淹定下了政府修缮的规矩,从此,自北宋到民国,严先生祠一共修缮了26次之多。严先生高风之明灯,被范仲淹大大拨亮。先生之风,永世留传。

巧的是,景祐元年(公元1034年)春,右司谏范仲淹,也是因为提了不该提的意见,反对宋仁宗废郭后,被贬为睦州知州。但范仲淹比韩愈幸运,睦州离京城开封的距离,要比潮州离长安近得多。范仲淹到梅城,做下最重要的一件事,我以为就是建严先生祠并写记。

石浅水潺湲,日落山照曜。

严州的出版业一直繁荣,一直延续到清代。我们进梅城严州府路的青柯亭参观。朱睦卿指着院里那棵老桂花树对大家说:这里原来是严州府衙的后院,这棵桂花树,宋代就有了,估计在一千年以上。

富春山图

这是我在梅城听到的第一个传说。我以为,以梅福称梅城,估计是附会,但无论如何,严光和梅福应该是中国比较著名的一对翁婿了。

有一次,我和刘文叔一起同游霸陵。驿站旁有个八角亭,亭中有块汉白玉碑,我们看那碑正面,是“故李将军止宿处”,下有“新乡王莽敬题”字样,碑的背面,还有王莽写的一篇颂辞。刘文叔读后,大发感慨:这个王莽,依靠裙带关系爬上高位,找个小孩子做皇帝,明摆着是想篡权。唉,我们刘家王朝还能中兴吗?我见他话里有话,立即循循善诱:眼前汉家局势岌岌可危,兄要有雄心壮志,以拯救天下苍生百姓于水火为己任。

图片 14

晴空下,黄公望的背有些佝偻,他身上的布袋中,也没多少东西,一支笔,几张纸,一个水罐,几个饭团,但他独行在富春山道上的身影却是那么清晰。

《梅花之城》

我为什么姓庄?

虽如此,年老的陆市长依旧勤勉,他体察民情,极重视农事农耕,严州的各县乡,田间地头,经常有他的影子出现,仅我的家乡桐庐,他就留下二十多首诗。

水石空潺湲,松篁尚葱茜。

图片 15

有家皆掩映,无处不潺湲。

宋王朝的组织部门安排官员也有趣,宋理宗宝庆二年(公元1226年)十一月,陆家出了第三位知州,陆游最小的儿子陆子遹,也以奉议郎的身份知严州。

图片 16

属于梅城的范仲淹时间

2016年4月1日,在金华的澧浦,我发现了一个诗意的名字:琐园村。

几乎所有的文人学士,都对严光崇拜之致,杜刺史也不例外。工作之余,他一定会去梅城下游三十里的严子陵钓台,除膜拜之外,更有对富春山水的流连。

荒林纷沃若,哀禽相叫啸。

梅花之城在杭州建德。“天下梅花两朵半,北京一朵,南京一朵,严州半朵”。睦州,严州,梅城,州名,州治,一千八百多年的浑厚铸就了梅城的光辉。

身将客星隐,心与浮云闲。

原《建德日报》总编辑、建德文史专家陈利群先生这样向我说了他的推断:梅城应该和宋璟有关。为纪念宋璟和《梅花赋》,宋璟的故里河北邢台南和县有梅花园、梅花亭,睦州和后来的严州,在府衙东北角建有“赋梅堂”,这一纪念宋璟的建筑,在南宋《严州图经》的子城图上,标注得非常醒目。陈利群推测,后人修建严州古城时,以梅花为雉碟,也是为了纪念宋璟和他的《梅花赋》,这既是一种文化现象的传承,也是对梅花高洁品格的颂扬。

长揖万乘君,还归富春山。

按照惯例先认识一下作家~

富春山,东西台及台下的各个牌坊等建筑,倒映在碧绿的江水中,影影绰绰,船靠岸,水波会晃荡一会儿,这时,影子们也会乱上一阵。过沧波桥,经清风轩,再到客星亭小息,看着江波,想着严光搁脚在刘秀肚皮上的故事,便会心里轻笑一下。嗯,快点走,严先生正端坐在祠堂里等你呢,好好拜访。沿着严先生祠堂的东侧山麓,可以慢慢欣赏碑林,数百米长,一百方精致碑文,内容自然是历朝名人雅士题赞钓台和严光的诗文,书法皆由当今国内及日本、韩国、新加坡等地的书法名家所书。

图片 17

图片 18

图片 19

北宋景祐元年春,右司谏范仲淹,提了不该提的意见,反对宋仁宗废郭后,被贬为睦州知州。范在睦州的时间不长,只有半年,却翻开了睦州文化史上灿烂的一页,这就是大规模修建严先生祠并写下了留传后世的记。

图片 20

我们的庄周前辈,虽然是个“漆园吏”,算不上官,但他内心坚定,清静无为,一直是我学习的榜样。他的精神指导老师,老子的“我有三宝”,我是当作座右铭的:我有三宝,持而保之,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条条都对着我而讲,我持有它,一辈子可以过得安宁。

责任编辑:

而此时的大痴,已经79岁,一个接近耄耋的老人,深受严光影响的道士,世间还会有多少让他留恋的东西?也不着急,慢慢画吧,画它个三四年,不能耽误我云游,有时间就画,一切山水都在我心中,无用师呀,这幅就送你了,不过,你要当心那些巧取豪夺者噢!

陆游自然十分重视出版业,他曾主持刻印了八十卷的《南史》,还重刻《世说新语》《刘宾客(禹锡)集》等。陆游父子,在严州共刻印了23种陆游的作品,总卷数达到341卷。《剑南诗稿》《续稿》《老学庵笔记》的初刻本,均在严州问世。

我在台上临风,清风拂我脸,此情此景,内心万念快速流动,时光倒流,严光,范仲淹,都在富春江畔复活,我无比亢奋。

新安江、兰江、富春江三江交汇,宽阔的江面上,一座小白塔坚强挺立,那是航标灯塔,指引着三江水滚滚向前。江水汤汤,梅城的故事悠长。

飞泉,野渡,哀猿,孤月,严光体验到的,他也在体验,只不过山色更浓了,树木更壮了,我的家乡,真是修身养性的好地方。

图片 21

严光学问很深,却没有什么作品留传下来。不过,严氏的家谱上却赫然印着《子陵公省身十则》和《子陵公遗训》。《子陵公省身十则》极其简单:

图片 22

濑的本义是沙石上流过的急水。七里濑,又称严陵濑,子陵濑,严滩,就是严光隐居地的这一段江,现被人称为“富春江小三峡”,上至建德的梅城,下到桐庐的芦茨埠,是百里富春江最优美的江段。

严光将臭脚搁在刘秀肚皮上酣睡,造成了巨大的天文事件,《后汉书·严光传》称有“客星犯御座甚急”。也只有刘秀能理解这个老同学,“朕与故人严子陵共卧耳”,罢了罢了,随他去吧。这严光一下就回到了浙江老家,找了座奇异俊秀的富春山住了下来,山畔有江,曰富春江,上游新安江,下游钱塘江。

富春江风光。童富旅摄

图片 23

富春江畔富春山,古往今来皆文章。

图片 24

果然,在琐园村,严氏的后人将严光的品德当作他们传承的精神支柱,将“山高水长”当作他们的精神标杆,他们无论行事修身,都以技能、耕读、惜时、宽容、报恩、勤俭等为标准,自觉践行。

接下来小布带大家品读一下

和杜牧同时代的诗人方干,他的老家就在严光的隐居地边上。

图片 25

抬头就是一条深深的古街,幽远深邃,街头有几丛玫瑰在调皮地笑着,我忍不住和古街合影。琐园,大部分是严光的后裔。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自然,还要说到李太白。《李太白全集》中,直接或间接写桐庐的诗有12首之多,自然,他写桐庐,主要讴歌对象就是严子陵。试举一首《古风》:

谢灵运有《七里濑》赞:石浅水潺湲,日落山照曜。沈约有《新安江至清浅见底贻京邑同好》赞:千仞写乔树,万丈见游鳞。孟浩然的《宿建德江》更是新安江极好的广告诗:“移舟泊烟渚,日暮客愁新。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

因仰慕严子陵高风而到钓台拜访的文人骚客数不胜数,上举仅唐朝就有70多位,几位涵盖了那个时期所有重要诗人。等范仲淹到严子陵钓台时,严光祠已经破败不堪,他必须马上做点什么,立即组织人员全力以赴修缮。并且,写下了著名的《桐庐郡严先生祠堂记》(北宋时,睦州郡也称桐庐郡),结尾有名句:

清明前后,正是茶叶采摘季,范知州行走在他辖下的各个县乡,群山青翠,而春山的一半是茶,那春雷呀,你不要叫醒那些睡着的萌芽。

向严光表达敬意,有诗,有文,自然也有画。

图片 26

我爹爹庄迈,做过南阳郡新野的县令,我从小就跟着爹爹居住。我喜欢读书和思考,《尚书》是我的专攻。我虽博学,但依然要各处游历,这样书才会读活。我虽看不上王莽的新朝,不过他对教育的空前重视,让我对他有了好感,听说他在京城为学者大盖专家楼,已达万余座,还成立了不少古典文献专业研究所,最让天下学子开心的是,太学招生量年年扩大,学生已经达万人规模了,这是世界上最早的万人大学啊,我必须去。

来源/市文联

我读唐以前写严子陵及富春江的诗中,“潺湲”纷纷跳入眼帘:

图片 27

残看杜陵客,中酒落花前。

陆游到梅城的时候,睦州早改称严州了。南宋孝宗淳熙十三年(公元1186年),陆游出任严州知州,此时,梅城已经变成这个国家中的重要城市了,被称为“京畿三辅”,是首都的直辖州府。陆游出发前,孝宗曾接见并勉励他:严陵山水极美,公事之余,卿可前往游览赋咏啊。

庄光指着眼前这片天地,加强了语调:对我来说,任何地方,都没有这里来得清静,让人心安。

图片 28

据《严州图经》标注,梅城曾建有“潺湲阁”。

范仲淹敬仰的大师韩愈,因为提了不该提的意见,谏迎佛骨,由吏部侍郎被贬至八千里路外的潮州,但韩愈并没有颓废,到潮州的第三天,就积极投入了工作,驱鳄鱼,办学校,兴水利,虽只有短短的八个月,却使潮州的山水皆姓韩,千百年来,潮州人民以无限崇敬的方式,纪念着他们的老市长。

到现在为止,严氏子孙已经传至70代左右。

唐开元三年(公元715年)正月的一天,李隆基上朝,当堂处理一些违纪违法的官员,有一个重要环节,就是打板子,御史大夫宋璟监督执行。宋御史不忍心下重手,让人轻责犯事官员,这一下,麻烦缠身,皇帝不高兴了,要降宋璟的职,宰相姚崇、卢怀慎都极力说理说情,没用,宋璟仍然被贬为睦州刺史。

愿以潺湲水,沾君缨上尘。

图片 29

如果一百个因子的聚焦,才诞生了名画,那么,严光和富春山水,应该是其中两个关键因子,缺哪一个都不行。

图片 30

松柏本孤直,难为桃李颜。

陆春祥

好树鸣幽鸟,晴楼入野烟。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