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新闻出版报》读到关于珂罗版的大作,十分高兴。珂罗版是冷门,有关珂罗版的文字,已绝迹多年。我曾经推动珂罗版的发展,呼吁过“救救珂罗版”。由于不可抗拒的衰老逐渐退出这个圈子,当年熟悉的人见不到了,近二三十年中珂罗版兴衰的情形不知道了。
我写这封信是要提供一点史料。新中国成立前,在上海有多家私营的珂罗版印厂。新中国成立后,文化部文物局局长郑振铎从上海搬来三色版印刷与珂罗版印刷,建成故宫博物院印刷厂。“文革”中,为加强文物出版工作,经周总理批准,建立文物出版社印刷厂,把故宫博物院印刷厂收并入文物出版社印刷厂。
1975年,我出任文物出版社社长,在文物出版社印刷厂见到的珂罗版印制与印刷占据新厂房整整一层楼面的地位。由于珂罗版印中国书法的独到之处,从那时起我喜欢上珂罗版,不管在别的印厂逐渐用胶印代替珂罗版,在文物出版社印刷厂,珂罗版只能加强,不能削弱。
改革开放,1979年访日,委托平凡社介绍,我参观日本的珂罗版印刷厂,得知由于胶印的兴起,珂罗版印刷厂纷纷倒闭,又发现日本在用的印机幅面大于中国在使用的印机。回国后,由中国印协邀请这家珂罗版印厂的厂主访华,在文物出版社印刷厂珂罗版车间现场操作演示,十分友好,又达成协议:由他筹划,向中国赠送3台珂罗版印机,由他接受一名文物出版社印刷厂的青年在他的厂中培训。这两者都实现了。
(这3台印机,2台由文物厂使用,1台交人民美术出版社的珂罗版车间使用。)
一直到1984年我离开文物出版社的时候,文物出版社印刷厂的珂罗版还是兴旺的。听说,后来走下坡路了,去日本学过珂罗版的小张也离开了。到1994年,我只能写《想起了珂罗版》,用“救救珂罗版”结尾。
我太老了,行动不便,记忆衰退,写字也歪歪扭扭。想到贵报应该有人掌握这些情况,勉强写了这些。
又:如果有兴趣,不妨到建在西四的文物出版社印刷厂去采访一次。
(注:本文系我国着名出版大家王仿子先生2012年5月30日写给《中国新闻出版报·印刷周刊》记者李彦的信。略有删节,标题为编辑所加。)

图片 1

国家拿出800万元恢复珂罗版印刷技艺。这个好消息最近在文物出版社印刷厂的很多老技术工人中传开了。20多年来一直坚守在该厂珂罗版车间的车间主任马勇更是高兴地对《中国新闻出版报》记者说:我们终于盼到了这一天。

作为传统印刷技艺,珂罗版主要用于古书画复制。这项技艺曾经为文物出版社印刷厂带来过辉煌,也曾在数字技术大潮的裹挟下退居一隅。在沉寂20多年之后,今天这一印刷技艺终于要复活了。1月30日,作为北京珂罗版的鼻祖,文物出版印刷厂厂长张德俊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们获得了国家专项扶持资金,用于恢复珂罗版印刷技艺,文物出版社印刷厂将在此基础上,加快探索业务转型,逐步走上专、精、特的发展之路。

你们要在珂罗版上下功夫

谈起文物出版社印刷厂是如何获得这笔专项扶持资金的,张德俊给记者讲述了2014年他经历的很多事情。

2014年,国家加大对文化产业的扶持力度,并出台了一系列相关政策和措施,这让有着几十年历史的老厂看到了机遇。去年上半年,文物出版社印刷厂根据企业具体情况,向中央文资办申报了关于老旧印刷设备更新改造、企业转型的项目。

中央文资办相关负责人在看过他们的申报项目之后建议,文物出版社印刷厂功夫不应该下到这个地方,应该在珂罗版上下功夫,恢复珂罗版。

于是,该厂重新申报项目。国家文物局对申报恢复珂罗版项目非常重视,几次开会研究,拿方案,做预算,一项一项落实。比如,买照相机要买什么品牌、什么型号;修打样机,修什么牌子的打样机,修哪个部件,这个部件是哪家企业生产的,需要多少钱,每笔钱用于什么地方,都要写得清清楚楚。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